“你去看看怎么回事?”卞惊寒放下碗筷,吩咐流云,脸色不大好,口气中也透着几分不耐。

    “是。”流云放下碗起身。

    待流云出了雅间,卞惊寒又转眸示意管深:“你也跟着一起去。”

    管深领命离开。

    管深前脚走,后脚卞惊寒也自位子上站了起来,吩咐薛富:“等会儿你结一下账。”

    说完,也举步出了雅间。

    主子不吃了,几个下人岂敢还继续吃,连忙也都放了饭碗,赶紧撤。

    卞惊寒、薛富以及两个车夫来到后院的时候,就看到院中的一个茅厕外,一男一女一小三个身影在对峙,正是管深、流云,还有弦音。

    说对峙其实也不对,确切地说,是一脸慌惧的弦音躲在一脸懵逼的管深的后面,对峙一脸疑惑的流云。

    几人一惊,特别是看到弦音一身狼狈、发髻都歪了,小脸上、脖子上,还有手背上,所有露在外面可见的肌肤上,一团一团红色,更是惊错不已。

    卞惊寒瞳孔一敛,“怎么回事?”

    弦音闻声抬头,见到卞惊寒来了,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眸光一亮,飞快地从管深身后跑出,朝卞惊寒奔过去。

    未做一丝停顿,也未做分毫犹豫,直接扑进了卞惊寒的怀里,一双小手臂将他的腰身抱住。

    众人瞠目。

    卞惊寒也完全猝不及防,高大的身形微微一僵。

    而怀里的小丫头已经开始仰着小脸跟他哭诉:“三爷,那个女人是个坏人,她趁你们都不在就掐我,你看我身上都是被她掐的,我不要跟她一辆马车,也不要跟她一起,三爷能不能不要她?”

    众人再次惊错。

    流云更是目瞪口呆。

    “弦音,你说什么呢?我几时掐过你?”

    “就在茅厕里的时候,自己做过的事是不是不想承认了?”弦音一双手还抱着卞惊寒的腰,一改方才的慌惧之态,一副‘有王爷在我就不怕了’的样子。

    流云自是不承认:“我没有,你不要胡说。”

    说完,还“扑通”一下双膝跪地:“三爷,奴婢发誓,奴婢绝对没有做这样的事......”

    “那你的意思是我自己掐的了?”卞惊寒还未出声,弦音已将她的话打断接过去,“我神经病啊自己掐自己?你自己掐自己试试看,看痛不痛?而且,大家可以看看我身上的掐痕,这分明是大人的手指掐的。”

    说到这里,还松了卞惊寒的腰,撸起一只袖管给卞惊寒看:“三爷看看,这指痕,是我这种小手指的指痕吗?”

    其实大人掐还是小孩掐指痕并不明显。

    见卞惊寒不做声,弦音又道:“如果不明显,我腿上也是,腿上肉多一些,看得清楚。”

    边说,边倾身撩了裙裾,作势就要撸裤腿,被卞惊寒一把擒了手臂、拉起。

    既然擒了手臂,就顺势撩了袖管,垂眸看去。

    眸色转深,眸底蕴了几许兴味。

    再抬眼,兴味已被尽数匿掉,卞惊寒“嗯”了一声,情绪不明地道了句:“的确是大人的指痕。”

    “所以啊,”弦音一听更理直气壮了,“我又不是在......”

    本来想说三王府,蓦地想起出门前管深有交代,不能叫卞惊寒三王爷,要叫三爷,不能提三王府,所以,她连忙改了口。

    “我又不是在三爷府上一日两日了,大家都清楚,我几时做过诬陷别人的事?还是这种害自己来诬陷别人的事?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我是疯是傻还是吃饱了撑着?”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