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弦音出来的时候,都做了种种心里准备,然而,什么都没发生,卞惊寒甚至已经上了马车。

    管深跟薛富一人跟一辆马车,就坐在车夫边上车架的位置。

    见她出来,管深示意她上前面一辆。

    薛富跳下马车,帮她放了踏脚凳。

    “谢谢。”她撩开车幔进去,发现那个陌生女子已经坐在里面,见她爬进来,女子朝她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弦音愣了一下,也略略颔了颔首,打了声招呼:“你好。”,便在女子对面的位置坐下。

    马车开始走了起来。

    弦音打开包袱,将里面因为走得急,收拾的时候顾不上整理,直接塞进包袱的衣服重新叠叠好。

    女子观察了她一下,微笑开口:“我叫流云,是昨夜管家大人在奴役市场买的婢女,你叫......弦音?方才听三王爷这么叫来着。”

    “对,弦音,聂弦音,我也是婢女。”

    弦音边说边抬起头,正好捕捉到女子眼中的一条心里。

    【一个下人,还是一个小屁孩,估计从她身上也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弦音一怔,手里的包袱没拿住掉在马车里,刚刚叠好的衣服又散开来,她长睫颤了颤,连忙不动声色将包袱拾起,重新整理,脑子同时快速思忖开。

    想从她身上得到有用的信息?

    什么有用的信息?

    一个婢女要有用的信息做什么?

    眸光一敛,她想到一种可能,细作!

    流云哪知她在想什么,还在说。

    “既然都是服侍三王爷的人,那我们以后就是好姐妹了,虽然你年纪小,但是你在三王府的资格老,所以姐姐以后还得仰仗你呢。”

    弦音讪讪笑:“互相关照,互相关照。”

    尼玛,一见面就姐姐妹妹的自来熟,还什么都是服侍卞惊寒的人,搞得好像她们都是卞惊寒后宫的嫔妃一样。

    不行,卞惊寒一再强调此次去午国,是暗中调查,为了调查的需要,甚至没有带府里面原本的婢女,而是另外去奴役市场买的新面孔,若这新面孔却是一个细作,那岂不是情况更糟,等于搞个定时炸弹在身边?

    略一沉吟,她决定稍作试探。

    “姐姐的家人呢?为何会沦为在奴役市场被卖的婢女呀?”

    女子眸光微闪。

    【主子就是我唯一的家人,主子让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一切都是听主子的安排。】

    低低一叹,女子神色黯然地摇摇头:“我没有家人,什么都没有,想活下去,便只能去奴役市场将自己卖了。”

    弦音微微抿了唇,继续凝眸看着她的眼睛,又问:“姐姐以前有在哪家哪府做过吗?还是第一次?”

    【这些年一直在暗中接受主人的训练,怎么可能在哪家哪府做过?】

    “做过的,曾经在城西的一家姓杜的人家家里做过,他家前不久搬外地去了,便将我辞了。”

    【还是主子思虑周全,事先已将他们会问的问题都想到了,让如此回答,想必善后都做好了,也不惧他们查。】

    弦音甚是同情地点点头,没再多问,因为事实已经明了。

    这个女人就是细作!

    至于是哪个府的细作,看不出来,因为她一直心里想的,是主人,并未想对方的名字或者身份。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