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音凑到卞惊寒的耳边,小声开口:“王爷的那枚玉扳指还没有拉出来呢,那可是御赐之物,若被人看到,是大不敬的罪,所以,我只能带着它。”

    男人俊脸上一副恍悟的表情,忽的侧首,两人的唇差点对上,其实已经擦到了,好在与此同时,男人直起腰身,而弦音亦是心尖一抖,往后一退,才避免了一场众目睽睽的尴尬。

    唇上那一稍纵的温度似乎还在,弦音难以抑制地热了耳根,心跳扑通中,听到男人的声音响起来。

    “本王一直忘了告诉你,那枚扳指后来本王找到了,并没有被这只猴子吞食,所以,你且放心地将它留在致远院便是。”

    哈?

    弦音:“......”

    傻眼了一瞬、又无语了一瞬,弦音心里就抓狂了。

    那一刻,她想骂人,不,是咬人,咬死面前这个说得云淡风轻的男人。

    逗她玩是吧?

    既然已经找到了,也不告诉她一声,害得她每天每天检查姐姐的粪便,好,退一万步说,就算是一时忘了,她记得她后来可是也提过几次。

    一次是随卞彤进宫的时候,她让佩丫带话给他,还有就是昨天,昨天在听雨轩,她以为他要亲她手,她说她手脏,因为每日扒拉姐姐的便便。

    可他依旧矢口不提扳指早就找到的事。

    分明就是成心的!

    不行,这口气她咽不下去怎么办?

    忍,强忍,是可忍孰不可忍,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她眉眼一弯:“那请王爷稍等,我将姐姐送回致远院。”

    说完,猛地转身,因为转得急,身子一歪,脚下一踉,一脚就踩在了男人的靴面上,借机快速用力一捻,再装作惊慌失措地赶紧将脚拿开。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请王爷恕罪,请王爷恕罪!”

    说完,也不看男人脸色,更不等男人反应,抱着姐姐飞快地拾阶而上。

    几人目瞪口呆。

    因为方才大家的视线都在他们两人身上,所以,皆看得很清楚那小丫头的蓄意。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虽说一个小孩子,踩在脚上也不会有多重多痛,但是,胆敢如此对他们王爷的,这丫头还真是他们见过的第一人。

    而更让他们惊错的是,他们王爷不仅没有避开,也没有生气,甚至连脸色变一变都没有。

    依照这个男人的身手,岂能那般轻易被人踩到脚?何况还是一个小毛孩。

    而且,他还那么爱干净,如今黑锻云头靴面上,一团灰尘,他也只是垂眸看了看,没有任何反应。

    看来,他们王爷对小孩子的容忍度要高很多呢,薛福以及两个车夫,还有门口的府卫都如是想。

    只有管深一脸的讳莫如深。

    看看看看,就说昨夜是此地无银吧,刚刚这一切难道还不能证明?

    卞惊寒凉凉地扫了众人一眼,吩咐管深:“等会儿让聂弦音跟她一辆马车。”

    管深自是知道他说的“她”是指昨夜后来买的这个婢女。

    颔首领命,便侧身交代身边的女子:“流云,你跟刚才那小丫头坐前面那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