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音站在厢房的门口,几经徘徊,正准备抬手敲门,门忽然自里面被人拉开,李襄韵走了出来。

    弦音怔了怔,有些意外,连忙鞠身行礼:“李姑娘。”

    其实,出门遇到她,李襄韵同样也是意外的,微微“嗯”了一声,一双好看的丹凤眼便盘旋在她脸上。

    “听府里的人说你又回来了,我还不信呢,竟然是真的,这四公主也有趣,早上那般执意要你,下午竟又舍得让你回三王府了?”

    弦音只笑笑,没做声。

    她不知如何回答,因为她从这个女人眼里看到了敌意,这个女人已经猜出这里面有卞惊寒的出手。

    正想着说句什么化解掉两人对峙在门口的尴尬,男人低沉的嗓音骤然自屋内响起:“聂弦音,进来!”

    弦音发现李襄韵小脸瞬时有些白,不过,毕竟是内敛深沉之人,那一份不自然也只是稍纵即逝,很快便恢复如常,并落落大方地朝边上一让,拾步自她边上走出去。

    弦音入了厢房。

    卞惊寒就在外房里,不知在壁橱里找什么东西,屋内灯火通明。

    “何事?”卞惊寒没有回头,却已感觉到她的进入。

    “听说十一王爷出事了。”

    弦音一开口,便感觉到卞惊寒手中的动作一顿,然后徐徐转过身来,看向她。

    她连忙解释:“我是听府里的下人们说的,然后又听说王爷为了此事进宫了一趟,当初,弦音之所以能进三王府,全因十一王爷心善买了弦音,予弦音而言,十一王爷是恩人,恩人出事,弦音心里难免担心,便想着过来问问王爷,十一王爷不会有事吧?”

    一口气将事先想好的说辞说完,弦音未做一丝停顿。

    卞惊寒眸光映着烛火,忽明忽暗,薄唇轻启:“擅闯御书房、假传圣旨已是死罪,如今又摊上勾结外敌的罪名,你说十一王爷会不会有事?”

    “他......他是冤枉的吧?”弦音略带试探地开口。

    卞惊寒当即嗤了一下,反问:“难道你觉得你的恩人会做这种事?”

    弦音:“......”

    好吧。

    “那怎么办?”

    “能怎么办?”卞惊寒转身,将壁橱的门带上,“除非找到那个擅入御书房的人。”

    弦音呼吸滞了滞,微微攥了手心。

    她纠结了一下午,都准备趁夜里离开三王府了,结果出这么一档子事。

    不错,她的确是听下人们说的,此刻前来也的确是想知道卞惊澜那厮有没有事,毕竟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她没想到自己会连累无辜。

    她根本没有十一王府的腰牌,也没有拿走御书房里的任何东西。

    所以这件事很明显,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凑巧。

    凑巧以前十一王府的腰牌就落在里面了,那什么边防图早就丢了,只是这次被发现了而已;

    另一种,有人蓄意陷害。

    有人借机栽赃陷害卞惊澜。

    当然,以她多年来写宫斗的经验,以及看宫斗电视剧的经验,最有可能的是后者。

    既然这件事的起因是她,她就不能一走了之。

    虽然她还不至于高尚到主动承认进御书房的人是自己,她怕死,她的境界也没到那个高度,但是,至少,不亏心、不亏欠,应该揪出借机陷害卞惊澜的人,还卞惊澜清白,而她的读心术,或许能帮上忙。

    见卞惊寒已再度转过身来看着她,她抿唇犹豫了一下,开口:“听管家大人说王爷明日会去午国调查这件事?”

    “所以呢?”卞惊寒挑眉。

    “所以.....可否带上弦音?”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