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午弦音都愁得很,一个人坐在厢房里面纠结得要命。

    是走,还是留?

    如果走,能去哪里?

    而且走了,就只会离皇室越来越远,离找到梦里的那个女人越来越远。

    何况,她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银子也所剩无几,离开之后怎么维持生计?

    可是留的话,跟着这么一个变.态的主子,她也太没有安全感了,虽说今日他是放过她了,却难保日后不纠缠她。

    而且,她知道他太多的秘密了,予他而言,自己的存在也是一个威胁,指不定哪天她一命呜呼还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纠结来纠结去,也没有纠结出一个结果。

    **

    卞惊寒从宫里回来的时候,天已经擦黑。

    他刚一回云随院,李襄韵就来了。

    “三爷,十一爷的事襄韵刚刚听说了,现在情况如何?十一爷没事吧?”

    “暂时应该不会有性命之忧,毕竟父皇还是很宠爱他的,所以只是关押,并未下令立即处置,但是,毕竟有证据在,在没有查明真相之前,他无疑是最大的嫌疑。”

    “并非十一爷所为,是吗?”

    “嗯。”

    “那现在怎么办?需要襄韵做什么吗?”

    她非常清楚,这个男人跟卞惊澜的交情,虽说当今帝王儿女众多,但是,生在皇家,亲情难免淡薄,予这个男人而言,卞惊澜才是他真正的手足,能帮卞惊澜,等同于帮他。

    “暂时不用,等需要的时候本王再跟你说。”男人径直拾步入了厢房。

    李襄韵随后跟了进去。

    大概是见她进来,男人便在外房停住了,一撩衣摆自桌边坐下来,没有再往中房和内室去。

    李襄韵也不以为意,因为她很清楚这么多年来这个男人的脾性和禁忌,内室禁止任何人进入,所以,她表示理解。

    随手,她关了门。

    “襄韵宫里面也有一些自己的人,要不,襄韵让她们先暗地里查查,可以从若水的宫女服着手,听说宫女服是晾晒在浣衣局的,至少这个女人去过浣衣局,要取衣服、要换衣服、要藏衣服,是需要时间,也需要地方的,宫里人多,青天白日的,难保有个一两人遇见的,说不定就可以查到线索......”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男人忽然凉凉地瞥了她一眼:“你倒是消息灵通。”

    李襄韵怔了怔,不知道他这话是褒是贬。

    她说的不是很合情合理吗?可是,那一瞥是什么意思?她分明感觉到了凉意。

    “本王不是说了吗?不用!”口气很决绝。

    李襄韵长睫轻颤,微微抿了唇。

    心里其实是受伤的,那日他拒绝了她的拥寒门令牌,今日又这般不给她留一丝余地。

    男人又瞥了她一眼,见她低着头默不作声,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语气重了些,面色稍霁,开口道:“父皇已经准备两边同时着手去查了,宫里这边交给了太子,午国那边,父皇让本王去查,所以,明日下午本王就要启程去午国了,管深本王会带在一起,我们不在的这些时日,府里的事,你就多操点心。”

    李襄韵闻言,原本黯淡下去的眸子瞬间又亮了。

    让她多操点心?

    那不是应该女主人才做的事么。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