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我只是缩了骨,看起来像个孩子,其实我是个成人。

    有那么一瞬间,这句话差点就从弦音的嘴里脱口而出了,但她终究还是忍住了。

    毕竟,关乎性命的事,还需谨慎再谨慎。

    略一沉吟,她认真回道:“十岁零两个月,进三王府之前满的十岁。”

    他不是说只对十岁以下的小女孩感兴趣吗?哪怕十岁零一天也是超过了十岁吧?

    “真的?”男人微微眯了眸子,凝进她的眼底。

    她最怕他这样的注视,略略别开了眼,点头,“断不敢骗王爷。”

    男人冷哼:“断不敢骗本王?你都敢扇本王耳光,直呼本王名讳、骂本王混蛋,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

    弦音被问得哑了口。

    心想着这个男人小肚鸡肠、睚眦必报,这件事可能没那么容易过去。

    “要不,王爷还我一耳光?”话刚落下,弦音自己又连连摆手,“不行不行!哪能让王爷亲自出手?那样会脏了王爷的手,还是我自己来吧,我扇自己一耳光赔给王爷。”

    将手拿起来,刚想着该怎样的角度和力度扇下来,既显得真诚,又能让自己受痛最轻?腕上蓦地一重,男人已攥住她的手。

    “不着急还,记着你欠的,日后本王会找你要。”

    弦音:“......”

    这也能欠账?

    而且,“日后会找她要”是什么鬼?怎么听着这么让人不放心呢?

    不过,眼下对她来说,能不受痛已是阿弥陀佛了。

    见男人说完松开她的腕,兀自起了身,优雅地掸了掸广袖上的灰尘,弦音心中一喜,所以,他这是放过她了?

    艾玛,没想到他虽是个变.态,却是个如此有原则的变.态,说只对十岁以下小女孩感兴趣,就真的只对你十岁以下的感兴趣,得知她是十岁零两个月的,便果断放手。

    假装看了看墙角的时漏,她惊呼道:“呀,到了喂姐姐的时辰,若王爷没有什么吩咐,我就先行告退了。”

    男人凉凉地瞥了她一眼:“今日之事......”

    话刚开了个头,就被弦音快速接了过来:“今日之事,我保证守口如瓶、不跟第三个人讲!”

    男人便不做声了,也不知原本是不是打算说这件事,弦音觉得自己似乎接得太快了些。

    见男人没有其他反应,弦音对着他飞快一鞠,赶紧溜之大吉。

    看着她仓皇逃窜、差点被门槛扳倒,踉跄一下才稳住自己的狼狈背影,男人唇角微微一翘,扬起些些弧度。

    待“噔噔噔”下楼梯的声音越走越远,男人的脸色又逐渐恢复一贯的如水沉静,凤眸微微眯起。

    果然是缩了骨!

    手纹显示缩了骨、锁骨亦是显示缩了骨。

    只是,一个连武功都不会的寻常女子为何会这种奇功?又为何要让自己一直处在缩骨的状态?

    还有,是什么隐情或者苦衷,让他那般威逼恐吓,她都不愿说出实情?

    另外,今日偷偷潜入御书房做什么?

    太多的疑问盘旋在脑子里,他发现,越靠近越觉得她是个谜。

    回身走到书桌前坐下,提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端起啜了一口的同时,随手拿起方才让她看的那本书,翻开。

    白纸黑字入眼,他一口茶喷了出来。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