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乎意料的,男人忽的笑了,虽然在弦音看来,他是怒极反笑,却也总好过一把捏死她的强。

    “这个结论你从何而来?”男人问她。

    弦音自是不敢说是从管深的眼里看出来的,也不敢再多说别的,选择默不作声。

    还以为男人接下来会矢口否认,谁知道他竟是一口承认。

    “对,你说的没错,本王就是得了那什么症!怕了吗?”

    弦音的确是怕了,却不敢点头。

    其实,相比于怕,心里的那份震惊也是不小,她很意外他会如此坦白。

    “王爷,我......我方才是跟王爷开玩笑的,王爷如此......英明神武、风流倜傥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弦音陪着笑脸。

    对她来说,当务之急是虎口脱险。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出声打断:“既然大家已经挑明,本王就也不用藏着掖着了,反正混蛋的骂名也背了,耳光也受了,总得做点混蛋的事才成,对吧?”

    边说,边握了她的手腕。

    弦音吓得不轻,想要抽出来,却发现男人的大手如同铁钳一般。

    见男人握着她的腕往自己面前拿,弦音以为他要亲她的手,小脸都白了,慌乱叫道:“王爷不是有洁癖吗?我的手每天扒拉姐姐的便便找扳指,很脏!”

    男人:“......”

    大概是她的话起到了震慑作用,男人只是将她的手拿到面前垂目看了看,看了看她的掌心,并未有进一步的举措便放开了她的腕。

    再抬眼,黑眸中就染起了一丝促狭,他看向她。

    弦音心跳得厉害,感觉自己就像是他刀俎上的鱼肉,本能地往后挪了挪,却发现后面是书凳,无处可挪。

    男人轻笑,蓦地倾身逼近,弦音吓得“啊啊”大叫。

    感觉到男人脑袋凑到她颈脖的位置,她更是羞愤又绝望地扭过脸,闭上眼。

    果然,颈脖处一凉,她刚拢好的衣领被拉开。

    只是让她意外的是,拉开得并不多,感觉最多就到露出锁骨的位置。

    她想起曾经看过的那些变.态电视剧,很多人就享受这样一点一点将对方衣.服.剥.掉的快.感,有的,甚至用嘴去剥。

    不行,再剥,她就暴露不是孩子身了!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奋力一搏!

    心念电转、快速思忖,最终决定趁对方吻她脖子的时候,一口咬住对方耳朵,同时一脚踢向对方下盘。

    然,颈脖处倏地一重,却不是对方的唇,而是对方竟然将她的衣领又拉了上来。

    她一怔,难以置信睁开眼。

    “本王只对十岁以下的小女孩感兴趣,忘了问你的年纪了,你多大?”

    男人的脸近在咫尺,问她,幽兰般馥郁的气息就撩打在她的面门上,随着她的呼吸,钻入她的口鼻,一直撩进她的心里。

    弦音有片刻的晃神。

    尼玛,这么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男人,这么能力超强的男人,怎么就是一个变.态呢?

    真是暴殄天物!

    “本王问你话呢!如实回答本王你多大,大了本王不感兴趣!”男人声线低沉,响在近前。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