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先放开我,我们有话好好说。”

    弦音越想越怕。

    管深是他身边最信任的人,心里肯定不会有差,而且细细想来,自她入三王府,这个男人对她,的确与对别的下人不一般。

    教她这教她那,还三番五次救他,就连她直呼他名讳,也没有追究。

    还有刚刚,那一巴掌扇下去,其实她自己都惊了。

    他是谁,他是堂堂王爷,而她,只是一个下人,换做别人,怕是小命早没了,可他虽将她卷了回来,却也未对她下毒手。

    所以,他真的是......

    难怪,难怪这般年纪还未娶亲,不仅没娶亲,三王府一个女人都没有,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

    弦音呼吸滞紧。

    而且,她还有另外一个担心,她怕他看到了她的胸。

    虽然这副身子原本的胸不是大得怎样,却也不是飞机场的那种,至少比她在现代的要大,就算因为缩骨的缘故,稍微小了那么一点,但是,也绝对不是十岁孩童该有的,不知道他方才看到没有?

    其实,她刚开始在县衙的那几个月,有学着电视里那些女扮男装的人,用布条束胸的,可是后来,她嫌麻烦,见反正古代的衣服繁复又宽松,只要穿兜衣的时候裹紧些,外面根本看不出来。

    没想到今日竟被他扒了衣服,好在她醒得及时,看他的样子,应该是还没有看到。

    不然,心思细腻如他,若看到了,肯定会怀疑她不是孩子,可现在看他的反应,只是生气,并未有猜疑。

    “有话好好说?”男人轻嗤,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你骂本王混蛋的时候,甩本王耳光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有话好好说?”

    男人依旧没有放开她,以一个手臂铁钳般将她禁锢在怀的姿势,眉目低垂俯视着她。

    弦音眼帘颤了颤,强自镇定,不让自己输气势:“那是因为王爷动手动脚在先!”

    “动手动脚?”男人就像是听到了一个大笑话,“你莫不是以为本王会对一个毛都没全的小屁孩感兴趣?”

    “毛长全的王爷可能就不感兴趣了。”弦音同样轻哼,怼得也快。

    男人:“......”

    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王爷心里不是清楚得很吗?”

    “把话说清楚!”男人手臂一捞,将她捞正,与自己面对面。

    “说清楚就说清楚!”见他一副明明做错事还死不承认的嘴脸,弦音决定豁出去了,哦,有本事变.态,还没本事承认啊?

    “王爷难道不是就对没成年的小女孩感兴趣吗?不就是有那什么......什么恋.童.症吗?”

    弦音发现,自己话落的那一刻,男人是震惊的,然后,就看到他一向不显山不露水的脸色开始大动,黑沉转为铁青,铁青再转至煞白......

    看着他,弦音心跳徐徐加快。

    虽不懂他如此强烈的脸色变化代表着怎样的情绪转变,但是,有一点,她很肯定,那就是她触礁了,触到了他的雷点、触到了他的底线。

    试想,有哪个患有这种病的人,会容许别人这样当面讲出来?

    她已明显感觉到了黑云压境、暴风雨即将来袭的危险。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