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她在他怀里,而他的视线在上,所以,才将领口拉低几分,他这个角度就能看到里面的粉红兜衣,以及兜衣紧紧包裹的两个半圆,他呼吸一滞。

    与此同时,他蓦地感觉到有谁的视线,愕然侧首,便看到怀里的弦音正睁着惺忪的双眼看着他。

    四目相对,他竟然脑中一白。

    而此时,他的一只手还拉在她敞开的领子上,意识过来,他触电一般撤开。

    “本王......”第一次,他发现自己找不到语言。

    而弦音这时也从惺忪混沌中慢慢清醒过来,见自己躺在男人怀里,而自己的领口又大开,想起方才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情景,这个男人低头凑在她的胸前......

    顿时血往脑门上一冲,扬手就朝男人俊美无俦的脸上甩去。

    伴随着“啪”的一声清脆,弦音怒骂:“混蛋!”

    骂完,赶紧拢上自己的领子,双臂交叉环抱于胸,满眼戒备地怒视着他,小脸涨得通红,胸口也起伏得厉害:“你......你要做什么?”

    卞惊寒此时的内心也是崩溃的,平生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扇耳光,还是因为这种事情。

    脸色当然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而这一切被正进门准备禀报事情的管深看到,管深吓得不行,扭头就准备趁还没被发现赶紧开溜,却是被弦音一个抬眼看到。

    如同看到了救星一样,弦音大叫:“管家,管家别走!”

    这一刻管深的内心同样是崩溃的,只得停了脚,硬着头皮回头。

    弦音慌乱地从卞惊寒的怀里爬起来,而卞惊寒就保持着半蹲的姿势没有动,也未做声,从管深的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他线条绷得紧紧的侧脸。

    管深心里一声叹息,看来,他猜测的没错,患有恋.童.症的人真的是他,拿到书如此迫不及待地将人家小丫头带上来,就是要......

    小丫头性子烈,看来没得逞,虽然从未被人掌掴过,但是,这一巴掌,他管深不同情,这是他自作孽。

    就在他七想八想之际,卞惊寒骤然低吼一声:“滚!”

    他吓得回过神来,自是知道对方吼的是他,赶紧一鞠身,噔噔噔下楼,溜得飞快。

    弦音也准备紧随其后离开,却是被卞惊寒扬袖劈出一道掌风给卷了回来,再次落入他的怀。

    “扇了本王耳光就准备这样走?”卞惊寒黑着脸,声音沉沉,从喉咙深处出来。

    “谁让你那样对我?”弦音亦是怒气难平。

    当然,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里其实是害怕的,因为方才她看到了管深的心里,她现在还一时难以消化过来。

    如果他真的有恋.童.癖,如果他真的有......

    “本王......本王不过是想看看你背上的伤好了没有。”虽像是解释,可口气依旧很不好。

    弦音也不信,当即反问:“伤在背上,扯开前面衣领做什么?”

    卞惊寒抿了薄唇,脸色愈发难看。

    是他失算了,没有考虑缩骨后的穴位可能跟正常人的穴位不同,事实证明,点睡穴对她无用,并不能让她睡多久,想来那日湖底他点了她睡穴,她睡那么久,主要是失血过多所致。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