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纹和锁骨。

    微微偏头,他想看看她的手在哪里,发现她的两只手是环抱着胳膊的,而她的脑袋又枕在胳膊上,所以她这个姿势,他想要看手纹是有点难度的。

    那么,锁骨?

    起身,他走到她边上,缓缓踱步了一圈,边踱步边观察。

    她侧歪着脑袋趴伏,前胸跟桌边也是有些距离的,所以,只要将她的领口拉开拉低点,应该就可以看到锁骨。

    伸手就准备去拉她的领口,却又生出几分顾忌,毕竟他已心知肚明,她并不是十来岁的小孩子。

    眼前又浮现出上午在御书房后面,那个眉目如画、体态玲珑的身影,心头腾起一抹躁意,他蹙眉,将已伸到半路的手收回。

    走回到对面的位置,一甩衣摆坐下,再次翻开那本书最后一页,又看了一遍。

    合上书静坐了一会儿,终究还是决定搞清楚,就用最简单有效的方法,直接点她睡穴。

    再度起身,来到弦音边上,袍袖一动,手腕翻转,凝力于食指和中指指尖,快速朝她肩胛处的穴位一点。

    确定她已睡沉过去,他才开始下一步。

    为了便于查看,他扶着她的肩将她软软的小身子扳离书桌,揽于自己怀中。

    他并不擅长这样去抱一个人,又加上弦音毫无意识,所以揽过来的时候,因为受力,弦音的脸整个就埋在了他的胸口。

    恐她这样不能呼吸,他又伸手将她的脸扳出来扳正,发现她额前的那一缕碎发还搭在眉心和鼻梁的位置,也未多想,就很本能、很自然地伸手将其拂开,顺到了她的耳后。

    于是,弦音的一整张脸就这样呈现在他的面前。

    那么近,他想忽视都不行。

    肤白若雪,也很剔透,甚至能隐隐看到皮下的毛细血管,眉毛一看就是天生的,没有螺黛描过的痕迹,却很完美,睫毛很长,又浓又密,就像是两把蒲扇一般,在眼窝出留下两排剪影,鼻梁很小巧,却很挺,嘴也很小巧,唇瓣的颜色非常好,看得出,也不是靠唇脂纸上的色,而是天然的那种粉,此时微微嘟着,几分俏皮、几分风情。

    他也不知自己怎么想的,竟莫名地“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微微蹙眉,他撇开视线,想起正事,便握起她的一只手腕。

    本想看她的掌心,却发现这丫头竟然是攥着手心握成拳状的,两只手都是。

    想起那日看的那本《心神隐晦及心神极端录》,上面似乎提到过,一个人在睡觉的时候,一双手紧紧握成拳状,是因为精神紧张、缺少安全。她......

    微微眯了眸子,他也没有去强行抠开,先看锁骨便是。

    大手来到她的颈脖处,拉了拉她的衣领,因为她毫无意识地耷拉着脑袋,下巴正好抵在锁骨端口处,他托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脑袋抬起来,可是一松手,她的脑袋又垂了下来,他只得将她的身子朝后放低,让她的脑袋枕在自己的胳膊上,平躺。

    再拉开衣领,倾身查看。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