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了又忍,实在忍不住了,她抬头问对面的男人:“王爷,我今日要将这一本书找完吗?”

    “很辛苦?”一贯的不答反问。

    她咬唇点点头。

    她要如何告诉他,倒不是很辛苦,很辛苦的是,她看到了还得装什么都没看到,要装作毫无反应、丝毫微末的表情都不能有,因为他就坐在她对面。

    “不像王爷热爱读书、博览群书,我平素都未看过书,所以不习惯吧,反正眼睛找得有些痛。”边说,弦音边非常配合地拿小手背揉眼,将眼睛揉得红红的,可怜巴巴看着他。

    好在男人还有点人性,并未强求,“嗯”了一声,“那便歇一歇再找。”

    “谢王爷。”

    虽然这个结果,弦音一点都不满意,她要的是不找了,而不是歇一歇继续找,但,总好过他说不行,至少,可以稍微缓解一下情绪了。

    男人自己起了身,走到书架前找书,也不知找什么书,找了好久。

    弦音百无聊赖,就觉得有些犯困。

    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怏怏问:“王爷,我可以趴一会儿吗?这几日在宫里生人生地方,夜里都没睡好。”

    没睡好是真的,只不过不是因为生人生地方,而是因为几个宫女一起睡通铺,她早已习惯了独睡,人多挤一起,她根本睡不着,最重要的,她还心里有事,一直想着找梦里的那个女人,所以,几夜都是好不容易睡过去天就亮了。

    男人回头瞥了瞥她,鼻子里极淡地发出一声“嗯”。

    如得大赦,弦音当即将面前桌上的物件移开,又挪了挪砚台和笔架,双臂一抱趴伏在桌上,脑袋枕臂阖上眼。

    卞惊寒自书架上取了两本书,一本《奇门遁甲》,一本《旷世奇功》。

    本是很自然地转身,准备坐到他平日的那张大书桌前,倏地又顿住,拾步走出,回到他方才的那个位置一撩衣摆坐下来。

    对面的某人似乎已经睡过去了,伏在那里一动不动,从他的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她浓密卷翘的长睫毛,和微微嘟起的粉红唇瓣。

    额前的一缕碎发落下来,遮了她的眉心和鼻梁,他本能地伸手,想要将那一缕碎发拂开,却在半空中的时候惊觉自己的举措,停了下来。

    心头微躁,他将手收了回来,垂眸,翻开其中一本书。

    既非妖魔鬼怪,又没有任何武功,却能神奇地让身子大人小孩自由切换......

    他一页一页找。

    《奇门遁甲》找完了,没找到他要的答案,他又翻开《旷世奇功》,找了半天亦是没有找到。

    就在他见只剩最后一页,不抱任何希望地瞄了一眼,准备合上的时候,三个字赫然入眼。

    缩骨功!

    他瞳孔一敛,凝目看去,字字入眼,其间描述与她症状极为相似。

    如何辨别一人是否用了缩骨功:一,看其掌心手纹,别的地方缩骨可能看不出痕迹,但掌心的手纹可以,手纹细看之下若有些皱在一起,可能就用了缩骨功。

    二,看其锁骨,胸口上方、喉咙下方正中间的位置,也就是两根锁骨的里端,正常情况下,两根锁骨的端面是有一截距离的,如果连在一起,甚至有交错情况,也应该是用了缩骨功。

    合上书,卞惊寒抬眸看向面前睡得香甜的小身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