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换做常人,这是最正常不过的画面,一主一仆,仆服侍主,何况仆还是个小孩子,这完全无可厚非,可是......

    可是这个主是他家王爷啊。

    他家王爷向来是生人勿近、熟人也要拒之千里的那种,用膳从不让人布菜、穿衣从不让人服侍,几时竟变成吃个葡萄还让人将葡萄皮剥好的地步?

    还有方才,方才竟然让他出去找一本男女床笫之欢的书,说不要有绘图,要全文字的那种,也是让他震惊了好久。

    他记得那日夜里,他误以为他在自我纾解,说给他弄几本这方面的书,结果他还黑了脸,甚至发了火,直接将手里的画砸他面前。

    这才没过多久,竟然......

    看着眼前的画面,他似乎有些明白了,为何不要绘图,要全文字的那种了?

    因为这小丫头不识字,可绘图肯定看得懂,若被她看到那就尴尬了。

    所以,这本书买来,他家王爷是要用在这小丫头身上?

    不会吧?

    管深被自己的想法吓到。

    这丫头还未成年呢。

    “管家大人。”一道脆生生的声音猛地将他拉回神。

    是弦音。

    她一个侧首,看到管深站在远处望着他们这边不近前,便直接唤了他。

    当然,她打招呼的目的是,管深来了,这个男人便可以放过她了吧?

    由于她的出声,男人也转眸望去,管深只得拾步过来,到了近前才意识到手中的书,不知是应该当着弦音的面给男人,还是应该先拢进袖子里,等男人一个人的时候再给他?

    这些心思自是全部落入弦音的眼中。

    弦音微微上前一步,刚准备不动声色地看看那是什么书,边上的男人骤然起身,一把将管深手里的书接过,回头瞥了一眼弦音:“随本王来。”

    然后就墨袍轻荡,走在了前面。

    经过管深身边的时候,又吩咐管深:“将她的包袱和猴子送去致远院。”

    管深眼睫颤了颤,领命:“是。”

    弦音怔了一瞬,这是要带她去哪里?

    心中疑惑,却也只能拾步跟上。

    留下管深一人在那里,回头望着一前一后、一大一小两个背影,心中的那个想法更甚,这是现在就要去学习那书吗?

    可是可是......可是对方只是个孩子啊!

    娘嘞,不会真正有恋.童.症的人是他家王爷吧?

    是了,肯定是,不然那日他不会突然问他,当初看上自己的小媳妇,有没有怀疑过自己有病?

    还有,还有他怎么会想到给午国太子扣上“恋.童.症”这么个江湖上听也很少听说、见也很少见的大帽子?

    老天!

    管深惊得瞪圆了眼睛。

    **

    让弦音没有想到的是,男人竟然是将她带到了听雨轩。

    上了二楼,男人用手里的书指了指窗边的那张小书桌:“坐过去。”

    弦音莫名,却还是依言照做。

    “进宫这几日,你都没学识字,想必已荒废不少,要赶快补起来才是。”

    说完,将手里的那本书朝她面前一扔:“本王教过你的字都有出现在这本书上,你从中找出认识的字,拿笔圈出来,让本王看看,你还记得多少。”

    原来是做这个。

    弦音微微松了一口气,伸手将书卷拿起。

    目光触及到封面上的书名,她呼吸一滞,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所幸她反应快,紧急不动声色止住。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