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音强行挤出一抹笑:“这么高......”

    其实也不是特别高,如果是这个男人,只需站起来伸手就能拿到,如果是她原本正常的身高,垫垫脚同样也是能拿到的。

    可是,她现在是个孩子呀。

    他自己站起来举手之劳的事,为什么要为难她一个孩子?

    男人扬手指了指某处:“那里有凳子。”

    弦音循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不远处的草坪上的确有个凳子,上面放着一个簸箕,簸箕里晒着一些干菜还是什么的。

    弦音蹙了蹙眉,嫌麻烦。

    “不用凳子。”她道。

    男人本欲垂眸看向手中的书,突闻此言,一怔,抬头。

    不用凳子?

    “你怎么拿?”他问。

    弦音其实不是很明白他为何突然反应有些大。

    “王爷以为我怎么拿?”她反问。

    男人抿了薄唇,未答,黑眸凝落在她的脸上,突然看到她怀里的猴子噌的一下窜出,飞快跃上树,不过眨眼的功夫,就将那盘葡萄端了下来。

    “姐姐真能干!”

    弦音将盘子接过来,伸手摸了摸姐姐的脑袋,然后,将那盘葡萄往男人面前的石桌上一放:“王爷请慢用。”

    男人:“......”

    斜了一眼那盘葡萄,男人声音略沉:“你觉得本王会吃一只畜.生碰过的东西吗?”

    “王爷大可以将它赏给我。”弦音接得也快。

    “小算盘打得倒是精。”男人凉凉地瞥了瞥她,“替本王将葡萄皮剥了便是。”

    弦音汗。

    这还得寸进尺上了。

    “姐姐方才只是端的盘子,根本没有碰到葡萄,反倒是我这双手,一直抱着姐姐,所以......”

    弦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不徐不疾的声音打断:“那边有井,去打水净手。”

    弦音就真的有些无语了。

    云随院那么多婢女,做什么就非让她伺候?

    心中一百二十个不情愿,却也没法,谁让他是这三王府的天呢。

    将身上的包袱放下来,她走去井边用轱辘摇了半桶水上来洗了洗手,回来,开始给他剥葡萄。

    剥了一颗,捻在指间,不知是送到他的嘴边喂给他吃呢,还是放在盘子里让他自己拿,想起上午在宫里他咬了她手指,她到现在还有些肝颤。

    男人抬眸看她,大概是见她杵在那里不动,两颊还泛了些微红,黑眸里便腾起一抹兴味。

    “怎么?你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莫不是还害羞了不成?怕本王再咬你?”

    弦音汗。

    明明是咬她手指,做什么说成咬她?搞得她耳根都难以抑制地有些热了。

    “哪有?”她自是矢口否认,上前一步,将手里那颗剥好的葡萄递到他的唇边。

    要说他的唇,真的很好看,是很薄、又不失性感的那种,给人感觉很薄情、很矜贵、高不可攀,却又夹着一丝邪魅、一丝风.流。

    黑眸凝在她的脸上,他启唇,接了那颗葡萄。

    好在她有防备在先,他也没有捉弄,很正常的一喂一承。

    管深踏进院子的时候就看到两人这般情景,一时间真的有些震住。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