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管深眸光一亮,“难道也跟上次弦音那丫头落水受伤,王爷回复给皇上的那样?薛贵趁下水救人之际先伤了那丫头,再以救人家丁的身份上岸,便不被怀疑。所以,这个假若水是混在进去搜的禁卫或者宫人里面出来的?”

    说完,又当即摇头否认:“不对不对,跟上次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如果这般,禁卫或宫人就会多一人出来,还是会被发现。可是,若这世上没有鬼,那难道......是狐?是妖?是仙?会法术?”

    管深一连做了几个猜测。

    卞惊寒蹙眉:“这些有区别吗?再说了,如果真是如此,对方又何须乔装成那个什么大宫女?入这种地方不是应该如同入无人之境吗?”

    “对哦,如果真这般神通广大,根本就不需要如此处心积虑,又是乔装,又是假传圣旨的,直接如话本子上所说的那样,化作一缕青烟就进去了,或者青烟都没有,肉眼凡胎看不见的,还是王爷英明。”管深笑着挠挠头。

    心里面的不解就更甚了。

    卞惊寒没再理他。

    虽然他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有一点他很肯定,若她真是妖魔鬼怪,还需要爬那小天窗,将自己挤得龇牙咧嘴、目眦欲裂吗?

    **

    他们来到御书房前面的时候,盘查还在进行。

    空地上乌泱乌泱都是人,宫女们一排一排整齐而站,人人面色凝重紧绷、人人自危。

    卞惊寒一眼就看到了那抹站在宫女之中的小身影,眸光微微一敛。

    为了缩小盘查的范围,皇帝让禁卫首领先排除掉一些明显不是的人,比如老嬷嬷,又比如身形完全跟若水不同的。

    弦音当即就被排除了嫌疑。

    然后皇帝又说,围观的人太多,影响盘查,让无关人等都离开。

    大家都清楚,帝王此举,其实是防止幕后之人在现场趁机耍什么花招,施以援手之类的。

    帝王令下,各府之人就算再好奇、再想看热闹,也不得不告退。

    管深也准备走,却发现卞惊寒还站在那里。

    “王爷。”他小声唤了声。

    卞惊寒略略扬了扬袖:“四公主不是让本王将她带回去给老将军吗?”

    管深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便看到了正从排排站的宫女队伍里走出来的弦音。

    哦,对,他差点忘了这个。

    于是便陪着卞惊寒等在路边。

    见弦音走过来,管深准备迎上去,却发现弦音压根就没有看他们二人,应该说,是故意看也不看他们一眼,因为那平视前方、目不斜视的样子一看就是装的,然后,径直从他们的面前经过,往前面走。

    管深:“......”

    小丫头片子,无视他也就算了,竟然敢无视他家王爷,真以为跟了四公主,了不得了,胆儿肥成这样!

    “如此目中无人,这丫头是不是还不知道四公主已经不要她了,将她还给三王府了?”管深心中愤懑。

    侧首看他家王爷,却惊奇地发现他家王爷不仅没有黑脸,也没有沉脸,反而是略略挑了挑眉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