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她其实想偷身中衣或者里衣的,因为若水的这身宫女服材质与普通宫女服粗布的材质不同,是半纱质的那种,比较轻薄,她恐有些透能看到里面,可是浣衣局的院子里没见到晾晒的中衣或里衣,没有办法才偷了一套成人的宫女服穿在里面。

    如今想来,这个举措太明智了。

    她庆幸自己偷的是宫女服,而非中衣里衣。

    因为有这身宫女服,她就可以变成原本正常的模样,佯装成一名普通的宫女。

    在这宫里,若水只有一个,可宫女却有成百上千,经常随处可见宫女穿梭忙碌的身影,她可以绕到御花园去摘几朵花,经常有妃嫔宫里的宫女奉命去御花园做这件事,根本不会引人怀疑。

    待离开这里后,她再缩回众人眼中的模样,便可完全将自己和这件事撇开。

    这般想着,便当机立断,赶快脱了身上若水的那套浅紫衣裙,然后上衣跟半裙分开,用力揉啊揉、卷啊卷,将其压缩到最小状态,分别拢进自己两只袖中。

    再立正、闭眼、张开双臂、迈脚、凝神再用力一放。

    一个眉若远黛、眸如灿辰、肤雪唇朱,身姿玲珑有致的她就出来了。

    再睁眼左右看了看,见没人,她便快步饶过杂草,顺着小路往御花园的方向而去。

    她很清楚,其实缩骨不缩骨,最大的变化,是身形,完全就是两个人的,而五官虽也有变化,却是不及身形的变化大,原本的轮廓还是在的,只不过不缩骨的她脸骨都舒展了,五官更美更立体一些,缩了骨就稍稍有些还没长开的感觉。

    恐被人识出,她还是尽量走无人的小路。

    **

    待那抹窈窕身姿越走越远,最终消失不见,隐于树后黑袍如墨的男人才拾步走了出来。

    可不知是久站的缘故,还是脚下踢到了什么,一向武功高超的他竟脚下一踉,差点跌倒。连忙伸手扶了旁边大树,才险险稳住自己的身子,视线却依旧没有收回来,一向面沉如水、波澜不惊的脸色此时更是从未有过的大动大变,那份强烈无以名状,那种复杂亦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

    管深是在宫里的碧波湖边找到卞惊寒的。

    远远地就看到他负手立在湖边,不知是在看湖面上的什么东西看得入神,还是在想什么心事想得入神,一动不动,就连他上前,一向警觉的他竟都丝毫没有意识到。

    直到他开口唤了声“王爷”,对方才回过神,转头看他。

    目光触及到男人的脸和眼,管深一怔,第一次从这个一向泰山崩于前都会色不变的男人脸上和眼中看到了有事二字。

    又联想到宫宴还未结束这个男人就先行离开,然后一直不曾露面,就连御书房出了那么大的事,惊动了那么多人,连皇上都惊动了,依旧没看到这个男人,还以为他做什么去了,结果却是站在这碧波湖边吹冷风,他越发肯定了这一点。

    “王爷,出什么事了吗?”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