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那一团蠕动的浅紫,正是弦音。

    洞口实在是太小了,她已经将骨缩在了最极致的一个状态,可还是很卡,她只得再将两只肩膀尽可能地往中间挤,卡得她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麻麻地,回炉再造,从娘肚子里生出来,也没这么艰难吧?

    她心里一边咒骂着,一边拼尽全力,呲牙咧嘴、目眦欲裂地往洞口外面挤。

    没办法,她已没有任何退路,下面的人还在紧锣密鼓地搜她,若不快点爬出去,她势必会被他们发现。

    肩膀很痛,背上也很痛,她知道肯定是拼命挤,皮被洞口蹭掉了,何况背上的伤还未尽好,可她已然顾不上,因为下面纷沓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心跳突突,她咬紧牙关、使出吃.奶的劲儿闭眼往外挣。

    若是他们到了天窗下方,一定会发现她,因为天窗的光线投在地上,只需从地上的影子就能看到她。

    那一刻,她真的要哭了。

    然,或许是人的潜能无限,往往在最关键的时刻才能爆发,又或许是她命不该绝,老天给她机会,就在最后的紧要时刻,她竟猛地一下从洞口挤了出去。

    可,也因为用力过猛,自己又毫无防备,挤出洞口的她直接从墙上跌下,以一个狗啃泥的姿势摔趴在地上。

    她差点尖叫出声,好在及时闭嘴,也好在正值春日,墙下面长满了青草,外加上缩骨后的她体积小,而身上的衣服大,所以并没有摔得怎样。

    趴在地上半晌没动,整个人有些恍惚,有种大难不死、劫后余生的不真实感。

    所以,她这是从御书房里爬出来了吗?

    可是身上的痛却是那样真实,肩痛、背痛、皮痛,还有骨头痛,缩成平日十来岁的模样,她真的毫无压力,这次为了逃生,却强行缩骨过度,到了身体的极限,所以很痛,她甚至都听到了自己骨节交错的声音。

    那么痛......

    艾玛,猛地惊觉过来,她蹭的从地上爬起,既然好不容易爬出来了,自己还在这里挺尸做什么,得赶紧逃啊。

    跑了两步又停住,还差点被身上宽大不合体的衣袍绊到,她抬手一拍自己的脑门,尼玛,简直昏头了,怎么能就这样逃?

    左右看看无人,她立了立正,然后闭眼,张开双臂,双脚也微微迈了个外八字,凝神,凭着这幅身子俱来的那种感觉用力一放。

    四肢百骸瞬间就得到了舒展,她睁开眼,发现自己恢复到了平素缩骨的那个状态,也就是平素大家眼里的她的模样,十来岁的模样。

    当然,她也不能这个模样走。

    一来,她自己的衣服藏在了来时路上的一棵树杈上,此刻身上的衣服都是大的,她肯定不能这样出去示人,另外,也是最重要的,若被人发现此刻理应在四公主宫苑里服侍众人宴席的她,突然出现在御书房附近,也难保不让人起疑。

    好在啊好在,她里面穿的也是宫女服,是偷若水的衣服时,一并从浣衣局偷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