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这头,弦音挑着僻静的花径走,又抄了不少近路,没多久便到了御书房的门口。

    门口有两个把守的太监,她不敢轻易上前,躲在一棵大树的后面,一边观察着周围的动静,一边快速思忖着办法。

    这两人木桩一般一左一右杵在门口,她可如何是好?

    她又不会武功,不能眨眼之间将他们放倒,而且光天化日之下,随时都有可能有巡逻的禁卫出现,就算会武功这招也不行。

    如何将他们支走呢?

    他们有两人,估计要支走也只能支走一人,他们不可能两人同时离开。

    而且,如若支走,她肯定得出面,事后一查,她还是会有麻烦。

    必须让他们不知道是她,且还要同时将两人支走,这种可能性几乎是零。

    怎么办?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她心中如同猫抓一般,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错过了这次,她便再也没有机会了。

    卞惊寒那个混蛋的态度已很明显,他不帮她,她就没有留下的可能。

    不行,今日这御书房必须进。

    一个转眸,她看到远处一个身着浅紫色宫女服的宫女拿着一件明黄的披风朝四公主宫苑的方向走,依稀可见宫女一方轻纱掩面。

    她眸光一亮。

    艾玛,有了!

    这两日,为了尽快找到梦里的那个女人,她可是做了很多功课,她甚至将帝王身边的宫女太监都了解了个透。

    在皇宫里,宫女装都是粉色,只有帝王龙吟宫的宫女是穿紫色的,而又只有大宫女才穿浅紫色。

    方才这个给帝王拿披风的婢女就是龙吟宫的大宫女,叫若水,听说这两日染了风寒,毕竟是御前行走之人,恐度病于他人,便掩了一面轻纱于口鼻之上。

    刚刚她抄近路过来的时候,路过浣衣局,好像看到院子里的竹篙上晾晒着一套浅紫色的宫女服......

    对!

    就这么办!

    已经没有时间容她多想,宫宴随时都可能结束,既然让人回来取披风,想必离结束不久了,她不能浪费时间。

    当机立断,她扭头就朝浣衣局而去。

    没多长时间,一抹浅紫色宫女服、以轻纱掩面的女子就出现在御书房门口。

    见女子裙裾轻曳,径直拾阶而上,朝御书房而来,门口的两个太监互相看了看,连忙出声跟她打招呼:“若水姑娘。”

    在宫里,这套浅紫色宫女服便是身份的象征,是所有宫女们都梦寐以求能穿上的衣服,因为整个皇宫,就只有一人,龙吟宫的大宫女若水。

    换句话说,见衣如见人,可能不少人并不认识若水本人,但是,却没有多少人不知道,穿这身衣服的只有皇帝身边的大宫女若水。

    女子不冷不热、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瓮声道:“皇上让过来拿一本折子。”

    说完,又微微侧首轻咳了两声。

    两名太监连忙替她推开了门。

    “若水姑娘染了风寒也不歇着,凡事还亲力亲为,可见皇上真是信任姑娘啊。”

    “可不是,不然若水姑娘怎么叫皇上身边的红人儿呢。”

    两人一人一句,女子没有接话,轻迈莲步,进了御书房。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