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跳突突,她慌乱到了极致,好在她本能地想将手指抽回的同时,他已松口放开了她。

    她面红耳赤地后退一步,第一反应便是做贼心虚地四下环顾,看有没有被人看到。

    还好,还好。

    而相对于她的狼狈窘迫,男人倒是气定神闲得很。

    薄唇轻动,缓缓咀嚼着那颗葡萄,他逸出一字:“酸。”

    弦音一时还有些在方才的状况中缓不过神,“什么?”

    “本王说葡萄很酸,并不甜。”

    “那,那我再给王爷挑一颗,刚才那颗可能还不怎么熟。”弦音边说,边再次上前,准备挑一颗最紫的。

    刚两指捻起,就蓦地听到男人骤然声音一沉:“你还要搞这些有的没的到几时?有话就说,有屁快放,本王可没那么多闲工夫奉陪!”

    弦音被他突如其来的情绪吓了一跳,手里的葡萄也掉了。

    就像是所有的遮羞布都被揭掉,所有的心思都被看透,她一时有些无所适从。

    没错,搞这些有的没的,她的确是有所图。

    “我......”她咬咬唇,决定实话实说了,“我想回三王府,不知道王爷有没有办法将......”

    “没有。”男人回得特别干脆。

    弦音就觉得对话继续不下去了。

    男人看着她:“所以,你觉得喂本王两颗葡萄,就能换本王想办法带你回三王府?就像那日你拿一瓶破药,跟本王换床榻下的那张地毯一样?聂弦音,你知不知道,本王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嘴脸,小小年纪,满眼势利!”

    弦音汗。

    怎么又说她给药他,是为了那张地毯啊?

    这两件事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还有,今日喂他葡萄,她也是没法了好吗,而且,她也并非以此交换,她只是想通过这个方式博取一下他的好感,好为她开口求他做下铺垫。

    其实,她已从卞彤的眼里读出了她的心里,不管卞惊书说的是真是假,卞彤都有些动摇,不想带她去午国了。

    但,卞彤好面子,毕竟当初执意要人的是她,此时突然又不要,她实在难以开口,而且,也会让卞惊书看笑话。

    所以,卞彤需要一个台阶,别人给的台阶,能让她顺势而下的台阶。

    她只是希望这个男人能给卞彤台阶而已。

    譬如,他想个什么理由跟卞彤要人,或者想个什么办法,让卞彤能不失面子地将人留下来。

    她觉得,以他的睿智和能力,这并不是难事。

    可是,他却回绝得如此不留一丝余地。

    大概是见她不做声,男人又轻嗤。

    “你不是说现在这样最好吗?你不是说有了这么好的去处,你非常乐意吗?那般屁颠屁颠地跟人家走,走之前连声招呼都不打,做什么现在又找本王要回来?去午国不好吗?如七王爷所说,你去午国说不定还能一步登天、飞上枝头......”

    “行了!”

    弦音实在听不下去了,也顾不上什么礼节礼貌、尊卑有序,直接冷声将他的话给打断了。

    尼玛,帮就帮,不帮就不帮,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

    她听着心里真是起了火,特别是还扯什么一步登天、飞上枝头,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好吗?

    “卞惊寒,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一个男人,我为何会进宫,为何会去午国?还不都是拜你所赐!再怎么说,我当日也是替你的女人解了围,你至于要这般吗?”

    气结说完,弦音扭头就走。

    卞惊寒:“......”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