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目如黑曜,视线扬落在她的脸上,并未立即接话,也未有其他反应。

    就在她有些失落地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识趣地告退的时候,对方却又倏地开了口:“本王还以为你有了如今这个好去处,就忘了自己曾是三王府的人呢。”

    “怎么会?”弦音笑着摆手,“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王爷于我,那是有救命之恩的,这样的大恩大德,我是没齿难忘的!”

    字字珠玑、字字掷地有声,弦音说得那叫一个真诚!

    尼玛,她也觉得自己真是够了。

    刚刚还那般一副看也不想看到这个男人的样子,此刻却又自己涎着脸凑过来,她自己都被恶心到了好吗?

    可是没有办法啊,她不能彻底断了自己的后路啊。

    去御书房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结果,如果依旧找不到那个女人,岂不是还得跟卞彤去午国?

    她不要去啊!

    男人没做声,气氛有那么一点尴尬,弦音很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只得自己找话。

    “那个.....对了,王爷,那个扳指暂时还没出来,王爷不急吧?其实吧,我其实......也是有点担心的,当然,不是担心不出来,而是担心这几日出不来,虽然我每日还是只喂姐姐吃些韭菜之类的东西,可是没见到效果啊,这眼瞅着四公主就剩三日就要嫁去午国了,如果这三日扳指还是不出来,我又带姐姐去了午国,日后,扳指出来了,我该如何给王爷呀?毕竟是御赐的东西,又不好长时间流落在外,对吧?”

    弦音边甚是苦恼地说着,边细细观察着男人脸上的神色。

    麻麻地,男人神色不动。

    “没事,本王会派人去午国取。”

    声线亦没有一丝起伏地逸出这么一句。

    弦音心中一颓,小脑袋也微微垂了下去。

    竟然连御赐之物都如此不重视,她......她还能找什么理由?

    哎。

    脑中快速思忖,她抬眸环顾了一下左右,见大家都各自热火朝天,卞惊澜也还在跟管深说得起劲,没人注意他们这边,她便快速伸手自盘中拿了颗葡萄,又以极快的速度剥了皮,一双眼睛又做贼一般四瞅确保安全得很之后,伸手将剥好的葡萄送到男人的唇边。

    男人微微眯了眸子,似是不意她会有此举措。

    垂眸看了看递到自己嘴边的葡萄,又徐徐抬眼睇向她,深潭一般的黑瞳里慢慢染起几分促狭。

    不做声,也不张嘴接。

    弦音被他看得心里一阵发紧,也看得很是窘迫。

    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嘴脸很那什么,可是,可是......

    他一直未接,她一直举着。

    手举得有些酸了,鼻尖也有些发酸,妈蛋,她也是有自尊心的好吗?

    就在她准备索性将手收回来的时候,男人忽然启唇,将她指间的葡萄衔住,许是葡萄太小了,又许是她两指捻的方式不对,还许是她太过紧张手滑了,反正他衔住葡萄的同时,也衔住了她的食指。

    弦音呼吸一滞,如被电流窜过,从指尖一直颤麻到心里。

    更要命的是,那个男人还顺势以极快的速度咬了她指尖一下,略带惩罚性的那种,咬得她瞳孔一敛,脚下差点没站住,倒不是吃痛,他并未用多大力,而是那感觉,那感觉......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