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回头,便看到一身墨袍的男人长身玉立在不远处的院中。

    卞惊寒!

    大家都变了脸色,赶紧行礼:“王爷。”

    阳光笼了男人全身,却并没有增加他的温度。

    只见他紧紧抿着薄唇,五官线条看起来特别冷硬,睇着他们,眸中寒意昭然,也未做声,手臂蓦地一扬。

    众人便见他墨袖晃过,一道掌风被带出,从他们的耳边呼啸而过,还未来得及反应,就感觉到身边的那棵梧桐树猛地一摇,再下一瞬,就听到鸟儿的惊叫声和扑棱翅膀飞起的声音,以及什么东西砸落在地的声音。

    几人惊错回眸。

    是鸟窝。

    鸟窝就落在他们身后的地上,已经摔散形,依稀可见还未被喂完的虫儿四散在爬。

    几人吓得脸都白了,纷纷勾头,大气不敢出。

    管深亦是低着脑袋,眉心微拢,心道:完了,此人今日心情不好,他们赶趟着触霉头上了。

    忽的又想起来云随院的正事,略一沉吟,便硬着头皮举步上前:“王爷,回复来了。”

    男人冷眼睇向他。

    “身为管家,事情轻重缓急都不知道吗?竟还心思在这里说两只飞禽说得眉飞色舞、滔滔不绝!”

    管深不敢做声,从袖中掏出飞鸽传书来的信双手呈给他。

    男人扬手一把接过,低低冷哼了声:“自己不也是老牛吃嫩牛,怎地就不说自己龌.龊无耻了?”

    管深:“......”

    男人话落转身,径直朝厢房走去。

    留下管深站在那里对他那句话懵逼了半天没反应过来。

    所以,这个男人是在为一只鸟儿讨回公道?

    意思说他刚才不应该说那只鸟儿龌龊无耻?

    是,他比他妻子大六岁,的确算是老牛吃嫩草,但,这人能跟鸟儿比吗?

    算了,只怪他倒霉,人家正心情不好,他撞刀口上。

    只是,昨日就因他夫妻年龄的问题,被这个男人说有病,今日又是因为这个问题,被他怼一顿,他心里多少有些不好想。

    莫名其妙,又委屈得很。

    艾玛,他瞳孔一敛,陡然想起一种可能。

    莫不是......莫不是因为弦音那丫头?

    因为拥寒门令牌的事,他一直朝李姑娘身上想,一时竟忘了这小丫头。

    是了,应该就是因为她,她被四公主强行带走,他就开始这种不正常,还问这些年龄的问题。

    可是,他跟他的情况不一样好吗?

    他虽然比他妻子大,那也只是大六岁而已,而他,至少比那丫头,大十一二岁吧?

    他若是老牛吃嫩草,他都大人家一轮呢,便是老老牛了。

    或许世人对这种的不是很能接受,但他毕竟自己就是先例在前,所以,他并不觉得这有何不可?大不了在等那丫头几年,等她及笄,只是,这样的话,男方的年纪就有些大。

    他算算,小丫头九岁十岁的样子,就算她十岁,男人二十二,小丫头还有五年及笄,到时男人就二十七,跟他现在一般大。

    也还好嘛。

    就怕他在这里操碎了心,想得好好的,结果又只是他想多了,人家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不过,事实证明,这一次他还真没想多。

    事实发生在两日后。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