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深不知道他们家王爷突然怎么了,只知道这个男人心情不好。

    午膳给他送到了听雨轩,他看都没看一眼就让他撤了,也并不是在忙,甚至连书都没有看,就只是坐在书桌边上,似是在考虑事情,又似是被什么事所扰。

    下午终于从听雨轩出来了吧,也是黑着一张脸。

    原则上得到了李姑娘拥寒门这么一股力量,应该高兴才对啊,就算再不喜形于色,那也应该是一贯的面沉如水,而不是这种隔着老远就能感觉到的寒气逼人啊。

    吓得他无事都不敢近前。

    翌日晌午,收到了午国来的飞鸽传书,他一拿到便前去云随院禀报。

    刚进云随院的大门,就看到几个婢女围在院子里的一棵梧桐树下,一个个都仰着脸,不知在看什么。

    心中疑惑,他拾步走过去,顺着众人的视线,这才发现树杈上有个鸟窝,鸟窝里,有两只鸟儿,一大一小,大鸟正在哺食给小鸟吃。

    几人看得专注,也未发现他近前。

    “这只鸟儿好幸福啊,都不用出去觅食,就只需张张嘴,就有虫子吃。”

    “是啊,另一只鸟儿太宠它了,有时候想想,我们连只鸟儿都不如。”

    “哎,我们自是不如鸟儿啊,鸟儿多自由,对了,你们说,鸟儿是不是跟人一样,也会有那种异性之间的爱?”

    “当然啊,我曾经养过鸟的,对鸟儿有一些了解,你们看,那只喂食的鸟儿,就是那只大鸟,它一边哺喂,还不忘一边整理自己的羽毛,说明它是一只公鸟,而被喂的那只小的,就没有这个动作,还有叫声,小的那只偶尔叫一声,是很单调的音,就是一个音,说明它是一只母鸟,一只公鸟这般哺喂一只母鸟,可不就是异性之爱。”

    “是不是啊?说得就像是真的一样。”

    “当然是真的,我难道胡诌不成?”

    “那要真是如此,它们也太让人羡慕了。”

    “是啊。”

    就在几人叽叽喳喳之际,管深“咳咳”清了清嗓子,几人一怔,回头,这才发现他竟然在,连忙行礼打招呼:“管家大人。”

    管深鼻子里“嗯”了一声,又抬头看向鸟窝里的两只鸟儿,摇摇头:“到底是些还未出嫁、做梦怀春的丫头,两只普通的鸟儿而已,也能想出一场风花雪月的韵事来,你们也不想想,一只鸟儿那么大,一只鸟儿那么小,怎么可能是异性之情?还羡慕嫉妒呢,如果真是那样,你们不觉得那只大鸟龌龊吗?”

    管深撇撇嘴,一副她们不可理喻的样子。

    有的婢女还是不以为然,“可它们就是一只公的,一只母的呀。”

    管深点头、摊手:“对啊,母喂子呀,有何问题?”

    “不是,那只大的是公的,那只小的是母的。”

    “那也是父喂女啊!”管深当即回道。

    好吧,几个婢女就都不做声了。

    见几人虽不说话,却还是不信服的模样,管深又道:“那只小鸟显然是初生不久,另一只比它大那么多,如果是你们说的那样,除非那只大鸟本身不正常,有毛病,才会做出这种无耻之事......”

    “都很闲是吗?”管深的话还未说完,一道低沉的男声骤然响起,将其打断。

    众人一震。

    管深更是呼吸一滞。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