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随院厢房,外房。

    管深大步进来,对着正负手立在窗前一动不动,不知在想什么的挺拔背影鞠了鞠身:“王爷找奴才?”

    卞惊寒转过身:“嗯,速速派人查一查午国的太子!”

    管深怔住。

    午国的太子?

    不就是四公主马上要嫁的夫君吗?这个时候查他做什么?为了四公主?可现在才查,也太迟了呀,两国的婚事已是铁板钉钉的事。

    “王爷想要查哪方面的?”

    “哪方面的本王都想知道,越详细越好!而且要快!”

    管深虽心中疑惑,却也没有多问,领命:“是,奴才这就去办。”

    管深离开后,卞惊寒便进了内室。

    走到橱前,准备拿药箱换药,倏地想起什么,伸手探进袖中,掏出早上在听雨轩时候,那丫头给他的那个小瓷瓶。

    拿在手里,略带薄茧的指腹轻轻摩挲着瓶面上的光瓷,他失神了片刻,便转身走到房中的桌边坐下,撩了袍袖、拧开小瓷瓶的塞子,将里面的药粉均匀地撒在手臂的伤口上。

    一个抬眼便看到床榻底下的那方地毯。

    眼前竟浮现出某个人小鬼大的家伙笑得像只小狐狸一般的模样:“我的意思是,那方地毯我跟姐姐不是在上面睡过了吗,王爷定然会嫌弃,如果要扔掉的话,就给我吧,姐姐喜欢躺我床下,正好缺这么一块地毯。”

    是哦,地毯不仅她睡过,连她的那只猴子也睡过,他竟然没想起来换。

    心头微燥,他起身,放下袍袖往出走。

    到了门口又蓦地停住脚,转身走回桌边,伸手拿起桌上的小瓷瓶拢进袖中,这才出了内室。

    经过中房,走出外房,顺着九回长廊朝前院的听雨轩而去。

    路上碰到管深。

    “王爷的吩咐奴才已经交代人去办了,会飞鸽给午国我们的人,明日、最迟后日应该就可以收到回复。”

    “嗯。”卞惊寒脚步未停。

    管深犹豫了一下,又忍不住跟上几步问道:“李姑娘她......她是不是跟江湖上的拥寒门有关?”

    他已尽量问得委婉,如果今日那玉真是令牌,那何止是有关,必定是拥寒门的大人物。

    “嗯,门主。”对管深,卞惊寒也不隐瞒。

    他声音清淡、无丝毫起伏,管深却是听得震惊在了当场。

    门......门主?李襄韵是拥寒门的门主?

    这也太意外了!

    难怪......

    拥寒门这两年在江湖上迅速崛起,那岂不是......

    从震惊到狂喜,管深难掩心中激动,再次紧步跟上男人,正欲开口说话,男人蓦地侧首问他:“你今年多大了?”

    管深一怔,不意话题跳跃那么大,有些莫名,“回王爷,奴才今年二十七。”

    “你是多大成婚的?本王记得你夫人是不是比你小不少?”

    虽然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何关心起他的私事来,但是管深还是挺高兴的,因为这个男人从不关心别人这些问题,他是第一人,难免涌起一些自豪感。

    “回王爷,是的,奴才的妻子比奴才小六岁,当年说媒之时,她才十四,奴才已经二十弱冠了,奴才就是看她看对眼了,嘿嘿......”

    管深有些难为情,脸红了红,“为了等她及笄,奴才等了一年才成的亲,成亲那年奴才二十一。对了,奴才还得感谢王爷,给了她那么一份好差事,王府名下的伞坊是多少人想进的,她什么资历都......”

    说到这里,他陡然想起一件事。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