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你知道书里面有玉吗?”卞惊寒骤然问。

    佩丫看向他,又看看李襄韵,李襄韵小脸微微染了几分窘色,撇开眼,佩丫摇摇头:“奴婢不知。”

    她的确不知,因为李襄韵交代过,不许乱翻、不许假手于人。

    “那为何聂弦音知?”卞惊寒又问。

    李襄韵闻言,这才将视线又转回来看向佩丫。

    这也是她疑惑的地方。

    佩丫想起弦音嘱咐她的话,犹豫了一下,便按照弦音说的回了:“奴婢准备送过来给王爷的时候,突然肚子痛,实在忍不住便去如厕了,路上正好碰到弦音,虽然李姑娘交代过不能假手于人,但是,奴婢想着这书是要送给王爷的,将其带进茅厕终是有些不妥,而且弦音又是奴婢信任的人,所以,奴婢便让她帮奴婢拿了一会儿,弦音应该是那个时候看到过玉。”

    说完,佩丫又对着李襄韵一鞠:“请李姑娘恕罪。”

    此时此刻,李襄韵自是不好再说什么。

    毕竟,若没有她的假手于人,若那丫头没看过这块玉,今日这事还不知如何收场呢?

    卞惊寒却是微微眯了眸子,“你是在前厅门口将书送给本王之前去如厕的吗?”

    佩丫点点头。

    当然是那之前去如厕的,若是之后,哪还会发生这些事。

    卞惊寒没做声,略略垂了眉眼。

    所以,那丫头是有分身术吗?不然,如何做到在听雨轩二楼跟他在那儿讨要他床榻下的那块地毯的同时,又能在外面哪里遇到佩丫,还帮她拿了一会儿书的?

    这谎撒得......太失水准。

    “本王知道了,你去吧。”也未揭穿,卞惊寒扬扬袖,示意佩丫起身。

    “是!”佩丫如获大赦,赶紧起来鞠过身遁了。

    榕树下便只剩卞惊寒和李襄韵。

    “三爷,襄韵只是想给三爷一个惊喜,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李襄韵本能地就开口解释,却是被卞惊寒淡声打断:“拿回去吧。”

    伸手递到她面前的,是方才佩丫转交给他的那块以布包裹的玉。

    李襄韵眼帘颤了颤,没有接,“三爷......”

    说实在的,他这般反应让她很意外。

    就算惊喜没给成,变成了惊吓一场,但终究是有惊无险不是吗?

    最重要的,这块玉意味着什么,代表着多重的分量,他应该很清楚。

    收到这样的礼物,正常人的反应难道不应该是先惊喜,原来她竟是拥寒门的门主,然后欣喜,因为拥寒门是一股很大的势力,必定能给他带来不少襄助,最后是感动,感动这些年她为这件事的付出、为他的付出,感动她竟然将号令权就这样拱手送给他、感动她的一片心?

    可他的反应竟是......

    说不受伤是假的,毕竟为了这件事,她都经历了什么,付出了多少,只有她自己知道。

    “襄韵不是很明白三爷的意思。”

    “本王的意思很简单,心意本王领了,但既然是你的东西,就物归原主。”说完,伸手握起她的手臂,将那块玉放进她的手中。

    然后转身离开,留下李襄韵一人站在那里垂目看着掌心的玉怔愣了好一会儿都没回过神来。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