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如卞彤所言,冯老将军对其甚是宠爱,又加上她眼圈一红,说自己以后就要背井离乡,孤身一人远在他国了,老将军哪里还受得住,只好忍痛割爱了。

    弦音回房收拾的时候,偷偷扯了扯佩丫的衣角。

    佩丫会意,随后便跟了过来。

    关了房门,弦音一把抓住佩丫的手:“若是王爷,或者李襄韵问你,我为何会对玉佩那般清楚?你就说,我应该是见过玉佩了,因为你拉肚子的时候,我帮你拿过书。”

    “可是,你并未拿过书,也未曾见过玉佩呀。”佩丫不解。

    弦音只得搪塞:“我的确是见过的,至于哪里见的,你就不要问了,他们若要问你,你按照我说的回就好了。”

    “可是,李姑娘当时让我不要假手于人的......”佩丫胆小怕事,自是顾虑很多。

    “你呀!”弦音摇摇头,“现在这种情况,她感激你还来不及呢,得亏你假手于人了好不好?再说了,蹲个茅厕拉个肚子,不假手于人,难道一边揩屁股,一边还要攥着那书不放?”

    佩丫:“......”

    “好了,我保证,她绝对不会因这个怪罪你,正因为这个,她今日才能得以置身事外。”

    “嗯。”佩丫点点头。

    弦音说的,她信,而且,也的确有道理。

    “可是,你为了救我,将自己搭进去了,我......”佩丫说着眼泪就出来了。

    弦音心里其实也是很不乐意的,一千一万个不高兴,但是,见佩丫如此,只得无谓地摆摆手:“没事没事,到哪里都是做婢女,看四公主人挺好的,难得她看得起,自是也不会亏待了我,放心吧,什么时候,她回大楚来省亲,我就来三王府看你。”

    说得佩丫哭得更厉害了。

    弦音心里也堵得慌,她只好安慰自己,离公主出嫁还有几日,这就当做是一个进宫的机会,说不定这几日在宫里,她就能找到梦里的那个女人,如果事情解决得顺利的话,她说不定还可以穿回现代去,到时,谁爱陪嫁谁陪去,关她鸟事。

    **

    弦音随卞彤、卞鸾一起出府的时候,卞惊寒、李襄韵一直将她们送出门、并送下府前的台阶。

    弦音背着包袱,抱着姐姐默默地走着,自始至终没看卞惊寒和李襄韵一眼,甚至连一句客套话都没有,一般人在这种时候,都会要感谢原主人这段时间的照顾啊什么的,她没有,径直上了马车。

    她也说不清楚自己心里的感觉,她其实是有气的。

    虽然她知道,在当时的情境之下,卞惊寒若是不放她,卞彤就越是会怀疑,更越是会执意要她。

    但是,心里莫名的就是对他的那句“只要老将军同意,三哥无所谓,别说一个丫头,就算彤儿跟三哥要十个丫头,三哥也愿意给”特别来气。

    虽然她的初衷的确是为了帮佩丫,但,她又何尝不是在帮他?

    算了,只希望在宫里能尽快找到梦里的那个女人。

    马蹄哒哒,车轮滚滚,她伸手撩开窗幔一角,发现马车已驶离三王府挺远的一段距离了,而卞惊寒和李襄韵依旧还站在台阶下,目送着她们的方向,未动。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