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卞惊寒便又对卞彤道:“彤儿,将玉还给她,三哥还不至于会去收一个下人的东西。”

    卞彤却未动,将玉紧攥于掌,得体一笑道:“三哥,容彤儿再问她一个问题。”

    说完,卞彤再度转眸看向端着果盘跪在地上的弦音:“你说这玉是你的,可否告诉本宫,这玉的两面是何图案,又是何意义?”

    李襄韵面色一滞,卞惊寒亦是眸光微微一敛。

    且不说方才那玉掉地上之时,这个丫头还未进来,是卞鸾拾起以后才进来的,就算她进来眼尖,也不一定看清上面的图案,而就算看清了一面的图案,也不可能两面都看到。

    佩丫蹙眉咬唇,眼底尽是忧色,素芳嘴角一斜,再露得意之态。

    而管深虽不知具体是怎么回事,但是大致已是猜到了,心里同样替弦音捏着一把汗。

    各人眉眼,各种心思,就在几人觉得弦音必定会哑口穿帮之时,弦音却目不斜视地望着卞彤,不徐不疾出了声。

    “回公主殿下,玉的正面是一衣衫褴褛之人走出一扇门,反面是......”

    众人都屏住了呼吸。

    “是一棵李子树。”弦音道。

    李襄韵难以置信。

    难以置信的何止她?还有佩丫和素芳,以及管深,当然,还有卞惊寒,只不过,他的反应几不可察,只是瞥着她,深邃如潭的黑眸中眼波一漾。

    而弦音的声音还在继续:“这块玉是奴婢的家传之玉,其实也是奴婢的家训,奴婢出身贫寒,父亲告诉奴婢,就算出身寒门,也要心存善良,也要懂得感恩,若别人投之以桃,就定要报之以李,这便是这玉面上图案的意义。奴婢也是因为从小受家训如此,才想着王爷于奴婢有救命之恩,不可不报,而奴婢唯一拿得出手的东西就这块玉了,所以......”

    一席话说得合情合理、情真意切,李襄韵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不知道这小丫头是如何得知玉上面的图案的,她只知道,此时此刻,她很庆幸她知道。

    不错,正面是一人出寒门,设计之时,她想的是,这幅图不仅可以寓意拥寒门,也可以寓意带领手下那些出身贫穷的人走出寒门,反面是一棵李子树,则是代表她自己,她姓李。

    没想到这丫头看起来年龄不大,却机灵得紧,这一瞎乱掰扯,也掰扯得无懈可击。

    难怪那日踩高跷,为了维护这丫头,卞惊寒差点跟卞惊书干起来。

    她当时就在想,能得卞惊寒这样凉薄冷性之人的偏颇,哪怕只是偏颇一分,也定然是有原因的,今日一见,果然有过人之处。

    不仅聪明机灵,还有胆识,面对王爷公主们,一个小小的孩子,竟毫无惧色。

    当然,最重要的,还有一颗忠心,或许是忠心吧,对卞惊寒这个主子的忠心,也或许不是,或许她只是为了边上的那个婢女两肋插刀而已,看得出两人的关系匪浅。

    不管哪样,对她和卞惊寒来说,都算是万幸。

    前方,卞彤也似是终于打消了怀疑,伸手:“既然是你的玉,便拿回去吧。”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