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素芳,她正在前厅里面给几人上茶,自是也看到了这一切。

    先前李襄韵去云随院让佩丫送书的时候,她也在院中洒扫,当然知道书是李襄韵让佩丫送的。

    那么此刻这玉从书中掉下,李襄韵又脸色不好看,她心中的猜想跟佩丫一样,以为这个女人偷偷表白被揭穿觉得自己丢了脸。

    见李襄韵丝毫没有想承认那玉是自己的意思,四公主又突然将佩丫喊住,她眼中精光一闪,机会来了。

    当即便出了声。

    “佩丫你好大的胆子,以为自己当上了大婢女就了不起了,就开始痴人做梦,肖想王爷,王爷是我们这种下人能肖想的吗?你以为王爷会收你的玉?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其实她很清楚,王爷当前、两位公主当面、还有一个当事人李襄韵在场,怎么也轮不到她一个小小的婢女说话,但是,机会太难得了,真的太难得了,她实在忍不住,她不想失去。

    好不容易彩珠死了,她以为大婢女之位怎么的也该轮到她了,因为在云随院,彩珠之后,就属她的资历最高,谁知,竟让佩丫这女人捷足先登了。

    佩丫要能力没能力,寡言少语,连话都说不清楚,磨子半天磨不出来个屁来,要资历更没资历,凭什么能当大婢女?她不服,很不服!

    这口气正没地方出呢,没想到赶上这事儿,她如何能放着这么好的一个落井下石的机会不用?

    不仅能搞一搞佩丫,还能让李襄韵记自己一人情,她豁出去了。

    李襄韵这女人虽然只是一个奶娘的女儿,但是,三王府的人都知道,在这王府,或者说在她们王爷心中,地位却是不容小觑的。

    而且,她了解佩丫,就佩丫这懦弱怕事、谨小慎微的性格,也应该不敢轻易说是李襄韵的,只能哑巴吃黄连,自己认了。

    “这玉是你送给三王爷的?”前方四公主卞彤顺着素芳的话问出了声。

    边问,边朝卞鸾伸出手,卞鸾将玉递给她。

    这厢,佩丫早已吓得脸色煞白,扑通一声跪于地上:“奴婢......奴婢......”

    她不知道怎么说。

    因为她很清楚,李襄韵既然一直沉默不语,定是不想认这件事,她就不能轻易将她说出来,否则,她在三王府定然没法呆下去,可是,如果遂了素芳的愿,承认玉是自己送的,一个下人肖想王爷不仅会成为大家的笑柄,还肯定会被赶出王府,同样没法呆下去。

    哪一种,都非她所愿,可她又没有第三种选择。

    素芳嘴角噙起一丝冷笑。

    佩丫一边支支吾吾,一边瑟瑟发抖,眼梢略略抬起偷偷睨向李襄韵。

    李襄韵却并没有看她,而是看向卞惊寒,脸色已经明显好转了不少,却还是缺少血色。

    卞惊寒没做声,轻垂着眉眼,似是在看着跪在地上的佩丫,又似是在想事情,面无表情。

    “本宫的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见佩丫半天没支吾出来,卞彤秀眉一蹙,怒道。

    佩丫吓得赶紧磕头,还未开口,另一道脆生生的女声已先响了起来。

    “启禀公主殿下,那块玉是奴婢的。”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