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四公主和八公主来了,正好碰到了李姑娘,李姑娘先将二人迎去了前厅。”

    管深颔首禀报道。

    弦音怔了怔,才反应过来李姑娘就是卞惊寒奶娘的女儿,那个叫什么襄韵的女子。

    “她们来做什么?”卞惊寒边问边顺手将小瓷瓶拢进了袖中,起身。

    “听四公主说,她马上要远嫁了,这两日每个王府走走,也当是道个别。”

    卞惊寒便没再做声,一甩衣摆往外走。

    留下弦音一人站在那里不知该离开,还是该留下等。

    想着他们肯定不是一时半会儿能了事的,她还是决定先回致远院,等公主们走了,她再来。

    刚下楼走出听雨轩,便看到佩丫捧着本书急急跑过来:“王爷在不在上面?”

    “不在,怎么了?”弦音见她跑得满头大汗的,心中疑惑。

    佩丫皱眉,躬身喘息,“李姑娘让我将这本书送给王爷,且不能假手于人,可我刚刚肚子实在是痛得厉害,便拉肚子去了,如果王爷等着这本书用就完了.......”

    “等应该不等的,王爷去前厅了,不过,那位李姑娘也在前厅,若她知道你的书还未到王爷手里,不知会不会怪罪?”

    弦音有些担忧地说着,她并未了解过那位李襄韵小姐的为人,不知道怎样。

    抬眸蓦地看到卞惊寒跟管深一前一后正从回廊折去前厅,连忙伸手拍佩丫:“快,快,快去,王爷在那儿!”

    佩丫闻言,转眸一看,连忙捧着书就奔过去。

    管深也在这时看到了她们两个,大概是见佩丫跑得急切定然是有事情,而弦音则悠闲地站在那里,便朝弦音招手,且指了指果室的方向,并朝她做了一个苹果的手势,又指了指前厅。

    弦音会意,这是让她去准备点水果端去前厅,点点头,便朝果室而去。

    “王爷。”

    这厢佩丫终于在男人即将要踏进前厅的前一步赶到,微微松了一口气,颔首躬身,恭敬将书双手呈上。

    还未来得及开口说这是李姑娘让送的,手上已是一轻,男人已径直拿过书,脚步未停,进了前厅。

    大概是拿得急,又是只手拿的,且只攥了线装订的那边,随着男人进入前厅,一枚什么东西自书中飘落下来,委于地上,前厅的地铺的是汉白玉,发出一道清脆之响。

    众人自是全都被吸引了过来。

    洁白无瑕的地面上一枚绿色菲薄的玉静陈。

    几人的脸色霎时一变。

    李襄韵、四公主、管深,当然,还有卞惊寒,只不过卞惊寒就那么一瞬,快得都没人发现他变了脸色,就已是恢复如常。

    八公主卞鸾疑惑上前,弯腰将那枚薄玉拾起:“咦?这是什么东西?”

    佩丫见众人的反应不对,特别是李襄韵的,脸色那么苍白,以为这个女人是因为偷偷表白她们家王爷却被这样公诸于众了,面子上挂不住,恐自己被怪罪,佩丫正欲悄悄离开,却是蓦地听到一道女声响起:“站住!”

    出声之人是四公主卞彤。

    弦音端着果盆进来便正好看到这一幕。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