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音来到听雨轩的时候,卞惊寒已经在了,她站在二楼的门口犹豫了一会儿,才拾步走进去。

    “王爷早上好!”

    她也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学识字了,怕不来又落他责罚,便想着前来看看总归不会错的。

    卞惊寒自书中徐徐抬起眼,瞥了她一眼,“扳指......出来了吗?”

    弦音心道扳指二字后面顿了那么久,是拉字也说不出口吧?

    眉眼一弯:“没,还没呢,不过王爷放心,一定会出来的。”

    卞惊寒没再说什么,又垂眸看向手中的书卷,扬袖指了指书桌的前面,示意她过去。

    “是!”

    她移步上前,毕恭毕敬地站在他所指的位置。

    等了半响,却不见他说话。

    就在弦音刚准备开口问的时候,他又蓦地将手中书卷放了下来,“有几件事情本王必须跟你说明白,第一,你擅入本王内室,理应处死,之所以你的脑袋还在,并非本王开恩,而是因为本王的御赐扳指还在那只畜生的腹中。第二,同样的,你本已被赶出王府,本王暂且让你留了下来,也非本王改变决定,亦是因为那枚御赐扳指。明白吗?”

    “明白!”

    明白个屁!

    她更明白的是,说这第一第二作甚,既然都是为了那御赐扳指,直接杀了姐姐取出来便不都解决了?

    “明白就好,”似是对她既快又响的回应还算满意,没在这件事上多说,“准备学识字吧。”

    弦音颔首,指尖碰到袖中的一抹冷硬,她探手进去拿了出来。

    是一个小瓷瓶,她迈前一步将其放在卞惊寒面前的桌上。

    “什么?”卞惊寒抬眼。

    “这是前日梁大夫给我换药时,给我留的药,我看王爷的手臂似是伤得不轻,这药挺灵的,王爷可以擦擦看。”

    卞惊寒眼波微动,没有做声,垂眸看向面前的小瓷瓶。

    见他不言不语,也未伸手拿,弦音蓦地想起他的洁癖症,连忙解释道:“王爷放心,这瓶药我还未用过,是崭新的、干净的。”

    这才见他将其拿在手中,低垂着眉眼,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瓷瓶的瓶面,也不知是在看那瓷瓶,还是在想什么事情。

    说到洁癖和想事情,她倒是真的想起一件事情。

    “王爷,您内室床榻下的那方地毯换了吗?”

    男人抬起头,睇向她,不知是没听到她在说什么,还是没听懂她说的意思。

    她又笑眯眯,讨巧道:“我的意思是,那方地毯我跟姐姐不是在上面睡过了吗,王爷定然会嫌弃,如果要扔掉的话,就给我吧,姐姐喜欢躺我床下,正好缺这么一块地毯。”

    “聂弦音!”

    男人蓦地将手中瓷瓶往桌上一拍,吓了弦音一跳。

    “本王堂堂一王爷府中什么药没有,你以为稀罕你拿这么一瓶破药来换一张地毯!”

    弦音:“......”

    心道冤枉啊,她给药给他,跟她向他要地毯,没有半毛钱关系啊,她只是突然想到便提了。

    刚想跟他解释,便看到管深自门口急急走了进来。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