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惊寒自茶面中抬眼。

    “三爷可听说过拥寒门?”

    “拥寒门?”将手中的杯盏放于桌上,卞惊寒点点头,淡声道:“略有耳闻,听说是近年来江湖上迅速崛起的一个门派,以替天行道、劫富济贫为己任。”

    “嗯,”李襄韵放下手中玉筷,略略凑近了一分,“那三爷可听说过,拥寒门的门主是一位女子?”

    “哦?这个倒是没听说。”

    见男人淡声说完,却没有追问下去的意思,也未表现出丝毫讶异和兴趣,李襄韵水眸眸底再次闪过一抹失望。

    抿唇略一思忖,她直接开门见山:“若是将这股力量给三爷,想必定能助力三爷不少。”

    男人原本想去执筷的手这才微微一顿,抬眸看向她。

    美目流转,李襄韵便也殷殷迎上他的视线。

    本以为他接下来至少会问句,什么意思,而他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口却是:“快吃吧,都凉了。”

    李襄韵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幸亏她了解他,知道他是一个万分沉稳谨慎的人,这种敏感的话题,不轻易接话、不轻易表态,才是他的一贯作风,不然,她真的是要被他呕出血。

    这些年,她看似跟着她父亲出镖东奔西走,实则上,她是在暗中收集储备力量。

    是的,她就是拥寒门的门主,建立和壮大这个门派,她吃了不少苦,也花了不少心血,她不是为了别人,亦不是为了她自己,而是为了面前的这个男人。

    她深深地知道,这个男人绝非池中之物,目前只是韬光养晦,迟早一日会厚积薄发,而能与这样的男人携手并肩,也绝非一般的女子可以做到,她只能竭尽所能。

    所以,她秘密创下了拥寒门,此门的名字,拥寒,拥护卞惊寒,也足以表明了她的心迹和立场,只希望有朝一日,能助他一臂之力。

    如今此股势力已成不小气候,此次回来,她便是想将这个惊喜送给他。

    看他故意岔开话题,避而不谈,更能说明他深知此股力量的厉害,弯了弯唇角,她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襄韵记得三爷以前最爱看古人兵书,前段时间押镖,襄韵机缘巧合得了一本,说是上古一战神留下的孤本,等会儿襄韵让人给三爷送来。”

    “好,多谢。”

    骨节分明的大手端起小米粥,瓷勺搅了搅,男人优雅至极地吃了起来,也未多言。

    **

    回到如意院厢房,李襄韵打开壁橱,从包袱里找出那本兵书,又自袖中掏出一块菲薄的玉。

    兵书翻开,将玉夹于其中,再合上,她拿着书整个看了一圈,因玉实在太薄,丝毫看不出书中夹了东西。

    她很满意,拿着书便出了门。

    进了云随院见到几个婢女在洒扫,她问:“谁是大婢女?”

    佩丫闻言,连忙丢了手中扫帚快步上前:“奴婢是。”

    “王爷此时在听雨轩,帮我将这本书送去给王爷,不得乱翻、不得假手于人。”

    “是!”佩丫将手放在婢女服的衣摆上揩了揩,双手接下。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