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再次想起这件事,已是翌日清晨,弦音蹲在致远院姐姐的小窝旁边,一手捂着口鼻,一手拿着火钳扒拉着姐姐的便便。

    没想到留是留下来了,却捞得了这么一份好差事。

    这家伙一日不将扳指拉下来,她就得做这下作事一日,想想真虐。

    更虐的是,就算姐姐拉下来了,她还得将扳指藏起来,说姐姐没拉出来,然后,这件扒拉便便的下作事,就得要一直做下去,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以这个由头在三王府继续呆下去。

    昨日管深的心里她有凑巧看到一条,是他也没有见过这个玉扳指。

    连管深都没有见过.....艾玛,莫不会根本就没有这个扳指,这些都是卞惊寒那厮杜撰的吧?

    如此一来,她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在这里扒拉了,做做样子就行了?

    不行!

    万一不是呢?

    毕竟管深只是管深,虽是近身之人,却也未必对这个男人的事,事事都知。

    所以,还是乖乖扒拉吧,若真是个御赐之物,皇帝追究起来,可就倒大霉了。

    佩丫来到院中的时候,弦音刚扒拉完起身。

    “弦音,”佩丫一脸喜悦上前,左右看了看,见没人在,便赶紧塞了些蜜枣给弦音,“因为买的不多,别人看到不给不好。”

    难得见佩丫如此开心的样子,弦音问:“遇到什么喜事了?”

    佩丫抿嘴笑,不答。

    “让我猜猜看。”弦音笑睨着她的眼睛。

    “升官了?做大婢女了?”

    佩丫点头,一脸掩饰不住的激动。

    弦音自是也为她高兴,“恭喜你了。”

    “谢谢小弦音,”佩丫抬手亲昵地揉了揉她的发顶,“我还有事先去忙了,以后有什么困难就找我,只要我能帮得上的,一定会帮,我现在.....至少,至少是大婢女了。”

    说最后一句的时候,还有些害羞地咬了唇,两颊红红的,还低了头,甚是难为情的样子。

    弦音心里一阵柔软,点头,“嗯,好。”

    **

    凉亭里,卞惊寒和李襄韵相对而坐。

    两人面前的石桌上各式小菜摆了一席。

    李襄韵一手轻拂衣裙的云袖,另一手执起玉筷,夹了一个小笼包放于卞惊寒面前的碗碟内,笑道:“这是襄韵亲手做的小笼包,三爷尝尝看,可与长待弄那家的味道有差多少?”

    说完,又蓦地想起什么,扬了扬手中的玉筷,“放心,襄韵对三爷还是了解的,三爷从不与人共筷嘛,所以,就我们两个人,襄韵让布了三双筷子,这双干净得很。”

    卞惊寒瞥了她一眼,没做声,执起筷子夹了那小笼包轻咬了一口。

    见对方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便笑着点点头,“嗯,不错,可以以假乱真,想不到几年未见,你竟连小笼包都会做了。”

    李襄韵垂眸一笑,脸色略显黯淡:“出门在外,东奔西走,有什么学不会的。”

    卞惊寒看了看她,没说什么,大手执起边上的杯盏,啜了一口茶水。

    李襄韵心里掠过一丝失望,却终是没有表现出来。

    “对了,问三爷件事。”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