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没多久,管深就来了。

    一进中房看到弦音在,管深愣了愣,很是意外,不过一想,方才那只猴子在,想必是来找猴子的。

    只是这气氛......

    一人黑着面,一人白着脸;一人一身怒气,一人怯怯紧张。

    难道是在追究那只猴子擅闯内室之罪?

    心中疑惑,他对着面色阴郁的男人微微一鞠:“王爷。”

    “那只猴子将本王的玉扳指吞了,可有何办法?”男人沉声开口。

    管深一怔,愕然抬头。

    看看男人,又转眸看看地上的那只猴子,再看看弦音,眼睫颤了几颤。

    玉扳指?

    这个男人几时有玉扳指了?他怎么平素没看到?

    不过,现在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只猴子已经吞下了扳指,能有何办法?除非......

    “回王爷,玉石之物,在腹中是不会消融掉的,必定还在其中,可以剖腹取物......”

    “不行!”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弦音急急打断,“剖腹的话,姐姐就没命了。”

    “莫不会你到现在还觉得那畜生活得成?”男人侧首冷问向她。

    弦音咬了咬唇,小声嘟囔道:“王爷不也说了它是畜生吗,畜生又不懂事的......”

    “那你还有别的办法吗?本王那可是御赐的扳指!”

    又是御赐的!

    弦音便不再说话了,却是一脸的不服气。

    装画轴的瓷瓶是御赐的,这扳指也是御赐的,怎么就那么多御赐的东西?

    而且就算是御赐的,那也是个死物,姐姐却是活生生一条性命啊!

    当然,这些她不敢讲。

    其实心里犯嘀咕的并非她一人,管深亦是。

    他怎不记得皇上几时御赐过玉扳指给他们家王爷了?

    不过,看那丫头一脸急色,他倒是想到了另一个办法。

    “王爷,其实不剖腹也是可以的,还有一法子,只不过这法子有些……”

    男人瞥了他一眼:“说!”

    管深依旧犹豫了片刻,才略带试探地开了口:“就是给猴子喂食一些不切断的菜,比如韭菜,现下正是韭菜多的季节,也便利,不用刀切,就整根炒,喂其食下,多喂几次,应该…..应该可以将扳指卷带着……”

    说到这里的时候,管深又顿了顿,抬起眼梢偷睨了男人一眼,才声音明显低几分的接着道:“应该可以将扳指卷带着拉出来。”

    拉、拉出来?

    弦音猛地被自己的口水呛住,咳嗽了起来,也顾不上还未止住咳,就赶紧边咳边道:“这办法……咳咳……这办法好……”

    男人黑着脸,睇向她。

    她又连忙解释道:“王爷,这办法真的好……既可保全扳指,也能保全姐姐……要不这样,这件事就交给我去办,我保证让姐姐将扳指……”

    见男人脸色阴鸷得厉害,那个“拉”字她愣是说不出口来。

    “我保证将扳指完璧归赵!”

    男人冷哼:“你那点小心思别以为本王不知道,那可是御赐的东西,就算本王不戴,也可以放着,是断然不会扔的,更不会扔给你!”

    弦音怔了怔,反应了一下才明白过来男人的意思,男人是以为她会像要他扔弃的衣袍一样,想将这枚“不干净”的扳指据为己有。

    随即点头如捣蒜:“那是那是,御赐之物我也不敢要。”

    所以,这是同意了?

    “大概要多长时间?”男人问向管深。

    管深蹙眉:“这个很难说,可能一日两日,也可能十天半月。”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