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男人眼波微微一闪,冷嗤:“本王几时说过不杀你了?”

    弦音小脑袋歪了歪:“那方才管家大人进来,为何王爷要将我藏起来?”

    不就是不想让管深看到她进了他内室吗?

    “真不知你哪里来的自信?”男人不可理喻地摇摇头,瞥了她一眼,眼角眉梢都是不屑:“那是本王不想管深误会!”

    “误会?能有什么误会?我还只是一个孩子。”弦音故意揪着这个话题不放。

    “就算是孩子,那也是女孩子!”男人接得也快。

    弦音汗。

    好吧,这话从字面来讲没毛病。

    的确,她是个孩子,还是个女的,可不就是女孩子。

    其实,她也不是自信,她还不至于盲目自信到这种地步,她只是看到了两个人的心里,所以才翻墙回到了这里。

    一个是管深的。

    下午管深去通知她走的时候,她看到的,得知这个男人为了保全她,搭上了自己亲手培养的一个心腹薛贵。

    另一个就是府门口的那个府卫的。

    她发现那个府卫一直盯着她不移眼睛,心下蹊跷,才去读他心里的,得知这个男人让他随时关注她动向、随时报告。

    她将两人的心里一结合,想了想,觉得这个男人应该不是真的想要赶她走,而是想要给她一次狠狠的教训,或者是逼她说实话。

    而且,自己予他而言,应该也有用处,不然,她一个小孩子,跟他非亲非故,又文不能文、武不能武的,他不至于会如此大费周章地保全她。

    既然保全她,自然是她有用,而有用,自然就应该不会轻易杀她,她就是这样想的。

    所以,她决定赌一把,反正出去也没有她的容身之地,任何一个王府都不可能要她,不如铤而走险,看是否真如她所料,所以,她来了他内室。

    事实证明,她的猜测没错。

    虽然他一直各种狠话要杀要剐的,可她心里清楚,他这种男人,若真动了杀心,哪会那么多废话?怕是给她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将她塞瓷瓶里面就是最好的证明,前一秒还让她用匕首自裁呢,下一秒就生怕管深发现将她藏得飞快。

    只是现在有个问题,这件事如何收场?

    这么一个傲娇的男人,是绝对不可能就这样轻易让她留下的,必须有个很硬的她必须留下的理由才行。

    求他,肯定没用,下午在府门口她已经用过了。

    可是,让她说实话告诉他自己会缩骨,她也断然不会说,不能拿身家性命开玩笑。

    那怎么办?

    就在她正暗暗思忖,突然听到男人一声低喝:“找死!”

    弦音一震,还以为说她,见男人眸光阴鸷,并未看她,她猛地意识过来什么,惊措转眸,便看到姐姐不知几时竟跑到了方才管深放晚膳的那张桌上,正在吃盘碟里面的东西,桌上一片狼藉。

    弦音汗。

    眼角余光瞥见男人墨色里衣袍袖骤然一扬,她脸色一变,想求情阻止已是来不及,情急之下只得飞扑上前死死抱住他那只手臂:“不要———”

    然,掌风已劈出。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