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深走出很远,还是一头雾水。

    他们家王爷脾性真是越来越古怪了呢。

    这春寒料峭的,上身脱得.精光,只穿条亵裤欣赏山水画,如此雅兴,他表示,作为一个下人,还真是不能理解。

    **

    中房里,卞惊寒亦是一脸的不爽,阴郁着眸子睇着那只早不出来晚不出来的猴子。

    大概因为他是这间厢房里能见到的唯一活物,姐姐也定定看着他。

    一人一猴就这样对峙了好久,卞惊寒突然扬手,就听到一声叫喊:“别杀姐姐,别杀姐姐!”

    卞惊寒眸光一敛,手腕翻转,紧急将掌风收了回来,侧首看向落地大瓷瓶里已经站起,却也只能露一个脑袋的弦音,脸黑得厉害。

    弦音眯眼一笑,涎着脸道:“方才王爷也说了,它不是人,所以,王爷就不要跟它计较了。”

    卞惊寒没做声,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沉默了好一会儿,像是很不爽,更像是生闷气,半响,才声音稍显一丝紧绷地开口:“方才都听到什么了?”

    “我还只是个孩子,我听不懂。”

    弦音撇得也快,撇完才觉得自己这分明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还不如不撇得好。

    果然,男人的脸色更加沉了几分。

    转身,迈开大长腿,径直往内室走。

    弦音一看急了:“王爷,我出不来呀,我个子矮,又不会武功,不能飞来飞去的,这落地瓷瓶这么高,我......”

    话还未说完,男人的身影已消失在内室的门口。

    “王爷,王爷,放我出来......”弦音只得继续唤。

    边唤还边拿手里方才都没来得及放下的匕首,敲击着瓷瓶内壁,发出一声声清脆悦耳的声响。

    “王爷,做人不能这么不负责任对吧?是王爷将我放进来的,就应该将我......”

    男人蹙眉走出来,沉声道:“再给本王敲几下试试,这瓷瓶可是御赐之物,敲碎了,十个聂弦音也赔不起。”

    弦音吓得赶紧住了手。

    可怜巴巴:“那王爷将我弄出来嘛。”

    “你不是有本事让自己变大变小吗?变大啊,变大变高了不就出来了?”男人没好气地回道。

    弦音汗。

    敢情挖个坑在这里等着她呢。

    “我......我那是影子,是假的,是骗人的,又不是真人变大变小,如何能出来?”

    弦音一副委屈的样子,叫得有些累了,背上的伤还痛,她便将脑袋靠在了瓶口,也不说话了,怏怏的,休息。

    男人睇着她,也没做声。

    静谧了片刻,便边系着身上里衣的腰带,边朝她走过去。

    闻见脚步声,弦音抬起头。

    见男人正娴熟地将腰带随随打个结,她这才意识到,他方才进内室是去拿衣服穿了。

    现在穿有什么用?

    早听她话将衣服穿上,不就不会被管深误会是那啥需要、在自.撸吗?

    活该!

    男人冷着脸近前,只手攥住她的领子,直接将她从瓷瓶里拧了出来。

    落地站稳,男人松了手。

    弦音看看手里的匕首,又瞅瞅男人,眉眼一弯:“多谢王爷不杀之恩。”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