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音一怔。

    彩珠死了?这么快就被处死了?

    这倒是让她有些意外。

    大概是见她怔愣,以为她吓住了,男人冷冷勾了勾唇角:“所以,不要挑战本王的底线,现在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吧?”

    大手终于松开她,男人后退一步,与她拉开了距离。

    嗯?

    弦音回过神,一双黑白分明的清亮眸子尽是懵懂:“做什么?”

    男人沉声:“本王不想脏了手,你自己动手解决!”

    “解决什么?”弦音又问。

    男人差点没被她一口老血给呕出来,直接脸色一硬,上前,长臂一把将她挟起,大步往外走。

    弦音惊呼:“王爷要做什么?”

    “你可以再大点声,让府里的人都知道你进了本王内室。”

    弦音当即闭了嘴。

    因为他上身没穿衣,又被他挟在腋下,脸正好对着他的腹肌,弦音觉得那八块腹肌真得很晃眼。

    出了内室,来到中房,卞惊寒毫不怜香惜玉地、甚至可以说有点粗暴地将她放下来,然后扬手一指:“桌上有把匕首,割腕也好、割喉也罢,自己解决!”

    弦音汗。

    原来是叫她自裁啊。

    不至于吧?

    “王爷......”

    “快点!本王可没有耐心跟你耗!”男人一脸的寒凉与不耐。

    不会吧?来真的?

    弦音这才感觉到害怕,怯怯看着他,没动,见男人亵.裤一动,作势就要拾步,她吓得赶紧跑到桌边拿起那把匕首。

    匕尾上熟悉的图案入眼,她发现这就是那日在湖底,他刺她背心的那枚。

    她忽然想起一个问题,抬眼问男人:“王爷的手臂是怎么伤的?”

    男人:“......”

    无语了片刻,男人冷声:“这种时候,还有心思去关心别人的伤怎么来的?倒不如想想如何一匕首下去能让自己死得痛快点?”

    这次轮到弦音无语了。

    尼玛,匕首在我手上,就不怕我一匕首刺死你!虽然对于武功高强的他来说,这完全不可能,她也不过如是吐吐槽。

    就在她想着接下来该如何扭转局面的时候,外面骤然传来管深的声音:“王爷。”

    与此同时,还伴有脚步声。

    弦音一震,看向男人,发现男人比她的反应更大,脸色变了不说,人影一晃,顷刻就闪身来到了跟前,并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就将她整个人抱起来,然后她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再下一瞬视线一暗,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被塞进了一个狭窄的空间里了。

    头顶传来男人没有温度的声音:“等一下!”

    当然,她知道是对管深说的。

    然后,她就感觉到发顶一重,下意识地抬头去看,就发现男人快速将几个画轴放进来。

    尼玛,也就是这时,她才意识过来,男人将她塞哪里了。

    塞用来装画轴、卷轴的落地大瓷瓶里了!

    不是要她自裁吗?做什么还要藏她?

    “进来吧。”男人的声音就响在近旁。

    管深端着晚膳托盘进来,有些被眼前的情景惊诧到。

    方才这个男人让他等一下,他以为他在换衣服之类的,可是现在进来看看,他只穿一条亵裤,上身赤着、手里还拿着一副画卷在看,那让他等一下是做什么?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