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却并未因为她的呼痛和扑腾而放开她,拧着她一转,便将她抵在了墙上,大手也由攥着她手臂变成封着她颈脖。

    “你几时进来的?在本王的床底下做什么?”他逼问,俊颜近在咫尺,灼热的气息就撩打在她的面门上。

    弦音长睫轻颤,喘息着,指了指他锁在她喉咙处的大手。

    他这样,让她如何说话?

    男人陡然松手,她的身子就顺着墙壁往下一滑,男人又再次攥住她的手臂,将她提起来,依旧抵在墙上,不让她动弹。

    尼玛,这算是壁咚吗?

    要命的是,这个男人上身还未穿衣服,他能将她当孩子,她却没法以一个孩子的心态啊。

    主要是这身材,简直了!

    这才叫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好吗?

    真不愧是练武之人,这膀子、这胸膛、这腹肌......简直完美到爆。

    而且,而且,为了尽量不让墙壁碰压到自己背上的伤,她还得努力朝他面前贴。

    “那个,王爷能......能不能先找件衣服穿上?”

    “先回答本王的问题!”男人声如寒霜。

    弦音心里翻了个白眼。

    好吧,你身材好,你说了算。

    “我进来有一会儿了,然后今日可能太折腾了,身上的伤很痛很痛,想躺一会儿,可地面是汉白玉,太凉,而我又不敢躺床上,因为知道王爷有洁癖,忌讳别人碰自己的东西,没有办法,见床底下铺了地毯,便带着姐姐躺了进去。”

    弦音说得可怜兮兮的,男人眼波动了动,“你怎么进来的?”

    门口不是一直有府卫守着。

    “王爷是问怎么进的云随院,还是问怎么进的厢房?”

    男人没做声,脸色很不好。

    弦音只得两个都答:“云随院是翻墙进来的,而厢房,是用脚走进来的。”

    男人:“......”

    “不是让你滚了吗?做什么又回来?竟还跑到本王的内室里来了!你难道不知道,本王的内室,严禁任何人入内吗?佩丫当日......”

    “杀了我吧!”

    男人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弦音打断,并且非常配合地小脖子一伸,眼睛一闭,一副要杀要剐随便你来的模样。

    然后,蔫蔫的,一脸生无可恋,小嘴嘀咕道:“我回来本就是送死的,我就是知道入王爷内室者死,才进来的,反正......反正我离开三王府也没地儿去了,天下之大,既没了弦音的容身之地,弦音还不如死了算了,能死在王爷手里最好,就当弦音以死明志、证明自己绝非坏人了,所以,请王爷杀了我吧!”

    男人:“......”

    凤眸微眯,凝在她紧闭双眼的小脸上。

    “你又想耍什么花招?”眸色如刀,似是要将她剖开看透看穿。

    弦音睁开眼,一脸的冤枉,“在王爷面前我还能耍什么花招?”

    “你是不是以为本王不会杀你?”男人薄唇轻启,声音从喉咙深处出来,一字一句,皆是寒气,“进本王内室的人,就没有一个活着的。”

    弦音眼睫闪了闪,心一横,当即不怕死地怼了回去:“上次彩珠不是没死?”

    “现在不是死了!”男人回得也快。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