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深便不再做声了。

    心里却犯起了嘀咕,既然不用找,那做什么还要府卫有什么情况立即前来禀报呢?

    还有,这个男人一直说培养,可他就看到他教她识几个字而已,这也叫培养?

    待卞惊寒净完手,管深将铜盆里的水泼掉,蓦地想起一事:“王爷,彩珠是这云随院的大婢女,如今被处死,那这云随院得再提一个大婢女起来,王爷看,是素芳呢,还是佩丫?按照资历,应该是轮到素芳了,但是佩丫似乎更老实听话一些......”

    “这种小事也要问本王吗?”卞惊寒放下撩起的衣袖,瞥了他一眼,转身,朝厢房的方向走。

    “是,那奴才就自己做主了。”

    刚准备喊个婢女过来将铜盆、锦帕之类的东西收拾掉,前方卞惊寒蓦地停了下来,回头问他:“佩丫是不是就是上次那丫头救下的那个婢女?”

    管深怔了怔,不意他突然问这个问题。

    “回王爷,是的。”

    回完,就等着对方指示,却又发现对方什么话都没有说,径直转身走了,留下他一人站在那里懵逼了好一会儿。

    所以,这个男人的意思是,佩丫做大婢女?

    **

    卞惊寒走到半路,遇到婢女素芳,素芳垂眸颔首,盈盈一欠身,对他毕恭毕敬行礼:“王爷,厨房的晚膳做好了,请问王爷是现在用吗?”

    “暂时不用。”卞惊寒脚步未停。

    素芳眼睫颤了颤,“是。”

    再抬头抬眼,卞惊寒已经走了老远。

    望着他的背影,她都禁不住心跳踉跄起来,虽然她知道,方才这个男人或许看都未看她,就如同那日在听雨轩,她特意梳妆了一番、戴着崭新的簪花给他上茶时一样,他正眼都未瞧她一下,但她今日不气。

    因为她心里高兴。

    彩珠终于死了,那个成日趾高气扬、耀武扬威的彩珠终于死了,终于轮到她给这个男人传膳了,她终于离这个优秀尊贵的男人又近了一步。

    **

    回了厢房,卞惊寒将桌上的烛火捻亮,便脱了身上的袍子,这身是专门进宫面圣穿的,在府里,他还是习惯穿软袍。

    本打算就只换外袍的,却发现中衣的左袖上一片**,他知道,是手臂上的伤还未好,方才练剑牵扯到了,造成了伤口出血。

    皱眉,他将中衣里衣一起脱了。

    就在他只着一条亵.裤,走到橱前拿衣服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异样,他眸光一敛,猛地回头。

    便看到他的床榻底下,趴伏着一人一猴,而人正探着小脑袋痴痴怔怔地望着他。

    大概是被他回头的动作惊得回过神,“啊”了一声双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然后又赶紧往床底里面爬。

    卞惊寒:“......”

    说实在的,有那么一瞬间,卞惊寒真的有点反应不过来。

    懵了片刻,才神色一凛,大步上前,躬身将床底下的人手臂一攥、一拽,扯了出来。

    “聂、弦、音!”

    “啊,痛、痛、痛,王爷轻点......”弦音龇牙咧嘴,因为被男人老鹰抓小鸡一般提着,她只能扑腾。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