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看到卞惊寒,管深迎过来禀报。

    “王爷回来了?”

    “嗯。”

    “宫里的事还顺利吗?”

    卞惊寒脚步未停,又“嗯”了一声。

    两人顺着九回长廊往前走,管深略一沉吟,又道:“已经按照王爷的吩咐,让那丫头走了。”

    仍旧是一声“嗯。”

    管深拿眼偷偷瞧他家王爷,也未瞧出分毫情绪和异样,便没再做声。

    卞惊寒却忽的脚步停住,“彩珠可以处理了,给她一杯酒,或者一段白绫吧。”

    管深怔了怔,有些意外。

    虽然知道彩珠左右是死,却没想到这么快,毕竟目前的情况是,虽真相已白,可薛贵还在逃不是吗?

    看来,这个男人说得没错,彩珠对于皇帝来说,就是可有可无的棋子,既无用,便直接弃。

    “是,奴才这就去办。”

    **

    将彩珠处死,以及后事都处理干净,天已经擦黑。

    管深踏进云随院的时候,卞惊寒正在院中练剑,他站在旁边,等他最后一式舞完,收剑落鞘,这才上前。

    伸手接了他递过来的佩剑,正准备跟他禀报彩珠的事,一个府卫急急奔了进来。

    卞惊寒正准备净手,见到此人,便停了下来,微微拢了拢眉,先开了口:“什么情况?”

    “启禀王爷,人不见了。”府卫气喘吁吁,看来是一路狂奔来的。

    “什么人不见了?”管深听得一头雾水,也皱了眉。

    “就是那丫头,那丫头走了,原本一直坐在府门口的台阶上的,属下......属下也按照王爷的吩咐一直盯着她的,就方才去如厕了一趟,也让另一个府卫看着的,等属下回来,那府卫说,小丫头走了。”

    “走了?”卞惊寒眸光微微敛起。

    管深懵了。

    所以,他们现在说的是弦音那丫头?

    那丫头没有离开,一直等在府门口,然后他家王爷吩咐这个府卫盯着那丫头,有任何动向及时来汇报,然后,现在小丫头走了,所以,他那么急着过来禀报?

    可是......

    他还是有点懵。

    “可看到往哪个方向走了?”卞惊寒问府卫。

    府卫摇摇头,“可能看天黑了吧,去附近哪里投店去了,又或者去买吃的去了。”

    卞惊寒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嗯”了一声,扬扬袖示意府卫退下去,“再有什么情况立即过来禀报!”

    “是!”府卫领命而去。

    卞惊寒躬身净手,管深连忙帮他舀水,心下好奇,便忍不住问出了声:“恕奴才斗胆,不是王爷让那丫头走的吗?”

    “本王只是想给她点教训,逼她说实话。”

    管深汗。

    大汗啊。

    “所以,王爷并没有真要赶她走?”

    “当然,保全她,本王可是花了不少力气,还未将她培养出来为本王所用,怎的可能就随便放她走?本王不过是想,小孩子嘛,给她点颜色,吓唬吓唬,总能让她说实话,谁曾想,她竟这点耐性都没有。”

    管深:“......”

    既然是这种想法,那王爷您老人家可以先给我说的呀,还让我把话说得那般冷酷无情、无转圜的余地。

    现在好了,人走了吧。

    “那现在怎么办?派人去找吗?”

    “找什么找!就这点耐性,也培养不出什么来,反正,虽不能为本王所用,从三王府出去的人,别的府也不会用。”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