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没有办法,只得收拾东西走人。

    管深也是听吩咐办事,她不能让他为难,而且为难他也没用。

    其实她也没什么好收拾,因为根本就没多少东西是她的。

    将身上的婢女服换下,换上初进王府那日穿的那套自己的衣服,将卞惊寒的那件袍子和装银子的钱袋简单地打了个包袱背在身上,她就抱着姐姐出了门,既未去找冯老将军,也没有跟上屋抽梯和笑里藏刀、副将他们打招呼。

    **

    卞惊寒从宫里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下午。

    马车停稳,他从车中下来,刚顺着府门口的台阶拾阶而上,一道小身影不知从何处蹿出,飞快上前,直直拦住了他的去路。

    对,就是弦音。

    确切的说,是弦音抱着姐姐。

    卞惊寒面无表情看着她,似是对她等在这里,对她的突然出现,丝毫不感到惊讶,就像是料到她会如此一般。

    “管深没跟你说吗?”绕过她的身边,他继续顺着台阶而上,声音亦如他的面色和眸光一样淡漠。

    说什么?说让她赶快滚,他回来不想看到她吗?

    “我可以解释。”望着他的背影,弦音开口。

    还以为他会置若罔闻、直接无视,谁知他竟停住了脚步,回身,然后扬目,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

    没做声,等着她说。

    弦音抿了抿唇,“其实,我也并非有意欺骗王爷,我只是......只是有我的苦衷。”

    男人微微挑了挑俊眉,依旧睇着她,意思是———何苦衷?

    尼玛,能说的,就不叫苦衷了好吗?

    “不管王爷相信不相信,我真的不是坏人,我也没有坏心,更不会对王爷不利,也不会背叛王爷,但是,那件事,就是影子变大变小吓彩珠那件事,我不知道该如何跟王爷讲,我实在是有不能说的原因,王爷能不要问、不要计较吗?”

    弦音仰着小脸,巴巴望着原本就比她高很多,如今又站在高她两个台阶上的男人。

    男人一声未吭,径直转身,继续拾阶而上。

    靠,又这副德性!

    弦音想骂人,也未多想,便对着他的背影,大声开了口。

    “这世上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秘密,都有自己的**,王爷也有的不是吗?做什么王爷就不能理解我呢?”

    果然,男人再次停住了,再度转身。

    所不同的,方才是面无表情,此时是眸色转寒。

    “所以,你是在威胁本王?”

    弦音呼吸一颤,连忙澄清:“王爷误会了,我说的只是那么个理儿。”

    他的确误会了,她还不至于那么傻,利用知道他的秘密去威胁他,他是什么人,是会被威胁的人吗?

    “那么,你是在教本王道理?”

    弦音汗。

    是不是她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要挑一挑?

    那她闭嘴。

    不对,闭嘴不行啊。

    果然,男人再次转过身,这一次弦音没再喊,他也未再停,墨袍轻荡,径直进了府门。

    在弦音看不到的方向,男人眼梢一掠,度了个眼色给守在府门口的一个府卫。

    府卫会意,几不可察地点点头。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