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

    弦音一震,愕然抬眸。

    目光触及到管深的眼底,虽心下已经了然,却还是忍不住问道:“什么意思?”

    “王爷的意思,我们做下人的,只是传达。”

    “让我离开三王府吗?”弦音也不知道自己不死心什么。

    管深微微低了头,“嗯。”

    下一刻又抬起来,“这件事其实也怨我,如果我不多嘴说你会高跷,七王爷也不会非要你打高脚球,你就也不会穿帮,你......不该骗王爷的。”

    说最后一句的时候,连管深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带着一抹叹息。

    他看得出,卞惊寒对这个丫头是有些特别的,不然,赏花会那日,不会亲自去湖底救她。

    见过那铜箱子的人,都得死,她不仅没死,还被他想方设法保全了性命,虽说后来对她进行了一番试探,可依卞惊寒的性子,哪需要这么麻烦?如此做,不过是为自己留她性命寻份心安理得罢了。

    还有这次,虽说彩珠迟早得除,但是,很明显,这次也是因为她。

    他记得上次问过他,为何不借机除掉彩珠,他说,还不是时候,这才过去没一个月,就是时候了吗?

    显然,是因为彩珠差点害死了她,他不想留彩珠,也因为她如此处心积虑地诱彩珠自爆,他只得顺水推舟。

    还有薛贵。

    培养一个人,且还是一个心腹,有多难,他清楚得很,但是,此次,他却牺牲了薛贵。

    虽然这里的牺牲,并不是让薛贵去死,甚至可以说,还成全了薛贵的好事,但是,对于一个主子来说,他却等于彻底失去了一个自己亲手培养的可用之人。

    一边大费力气地保全她,一边却又无情地赶她走,他想,这或许就跟早上在院子里,明明救下了快摔下高跷的她,却又故意任由她摔地上一样的道理吧?

    说明这个男人对此次的欺骗有多在意、有多生气。

    “王爷呢?”弦音脑子里很乱。

    她想过卞惊寒会因此事为难她、惩罚她,但是怎么也没想到会如此干脆,直接让她滚蛋。

    “王爷进宫去了,你不用找他,他这个人你可能还不了解,一旦决定的事,就绝无更改的余地。还有,你也不要去麻烦老将军,毕竟这里是三王府,另外,你尽量快点,因为......”

    管深说到这里就顿住了,似是有些犹豫该不该说出来。

    弦音看着他,当即就看出了那未完的话是什么。

    卞惊寒说,让她快点滚蛋,希望回府不要再见到她。

    弦音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很受伤,也很憋屈,还很迷茫。

    说实在的,如果是以前,离开就离开好了,她还可以想办法进别的王府,可是如今,经历了擅闯禁园那件事,又经历了上次祈福落水那件事,她已经是名声在外,哪个王府还会收留她?就算想进宫当个宫女,都不会要她。

    可不入王府,不入皇宫,不找到那个梦里的女人,她就无法回去现代。

    所以,除了三王府,她其实已经没有地儿可去。

    而卞惊寒又是铁了心。

    怎么办?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