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两人都带着情绪,打球反而激化矛盾,卞惊卓笑道:“今日就算了吧,这里场地虽大,却终究没有球门,而且,我们人也实在太少,几时大家再约着去球场好好打一场,反正李姑娘这次回来总归要住一两天吧,不至于马上就走。”

    李襄韵何等剔透一人,见卞惊卓如此出了声,自然明白他的用意和担心,遂当即接了话。

    “是啊,不急一时,而且,我早膳都没吃,还饿着肚子呢,小笼包凉了可不好吃。”

    边说,边从高跷上跳下,走向管深,将那包小笼包接了过来,还朝卞惊寒扬了扬,笑容璀璨:“谢王爷。”

    见卞惊卓跟李襄韵如此,卞鸾便也从高跷上跳下来,连连摆手:“算了算了,腿都站酸了,不打了,三哥,四姐此次远嫁,你们三王府都准备了些什么东西给她陪嫁呀?其实吧,我今日前来,一吧,是听说襄韵昨日回了,来看看她,二吧,就是想过来看看你们的礼单的。”

    卞惊寒瞥了她一眼,也未强求要继续打球,墨袍轻荡,从高跷上下来。

    “礼单有什么好看的?想看就早点嫁人,到时三哥一份也不会少你的。”

    卞鸾一听,小脸就红了,脚一跺、嘴一撅:“只是看个礼单,怎么说到人家头上了?人家还小嘛,三哥都这么大了,不是都还未娶吗?倒是好意思开起妹妹的玩笑来了。”

    娇嗔的样子顿时让现场的气氛缓和了不少,几人都跟着笑了。

    这厢,弦音自是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虽然费了些劲。

    也不管几人有没有看到,她无声地对着卞惊卓的方向和卞惊寒的方向,鞠了鞠身,就忍着巨痛,默然转身,往致远院的方向走。

    管深看了看她,没做声。

    其实,方才看着她那般吃力爬起的样子,他是想上前去扶一把的,后一想,卞惊寒就站在旁边,都没有扶,他去扶,不妥。

    而且,卞惊寒又说了那话,他自己的人,他怎么对她都成,别人,就不行,他更加觉得,自己去扶,很不妥当,因为他也是别人。

    卞惊寒会说这话,他其实挺吃惊的。

    印象中,卞惊寒并不是一个这般护短的人,且这个短还是一个下人,就更不会。

    最重要的,还当着卞惊卓的面,虽然他知道,这个男人从不惧这个太子,但是却也向来中规中矩、礼节周到,除了上次。

    对,上次也是这丫头,卞惊书要掌掴,被他直接飞身上前攥了手臂。

    可,既然护了这短,怎的就又将人给摔地上了?

    眸光一敛,管深忽的就明白了过来。

    因为高跷,踩高跷!这丫头骗他说,自己踩高跷吓的彩珠,结果,压根不会,对,肯定是这个原因。

    “管深,去将礼单拿给八公主看看。”

    卞惊寒突然出声,将他的思绪猛地拉了回来。

    “是!”他领命而去。

    这厢卞惊卓也提出了告辞。

    “我们跟几个世家弟子约好了打高脚球,我们就也不多呆了,免得让人家等。”

    卞鸾闻言,礼单都不看了,嚷嚷道:“我也去我也去,带上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