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管深唇抖心抖,却又不好当面说是人家七王爷强烈要求,只得微微低了头。

    卞惊书倒是自己出了声:“哟,三哥这火气不小啊,这是发谁的火呢?发七弟我的火呢,还是发五哥的火?”

    “我在教训家奴,七弟何必对号入座!”卞惊寒回得也快,声音依旧没有一丝温度。

    回完,对着卞惊卓微微一颔首,见了个礼,面色稍霁,却也不卑不亢:“太子殿下。”

    卞惊卓和煦温润地“嗯”了一声,刚要解释一下此事,卞惊书在边上又很不服气地开了口。

    “球是我要打的,人是我叫来的,难道指使一个贱婢我都不能指使吗?”

    “当然可以,但是,她是伤者,那日赏花会七弟难道不在场吗?”卞惊寒又当即回了过去。

    “伤者怎么了?伤者也只是一个下人,况且我都说了,就让她站在那里不动就好了,谁知道,她压根就不会高跷,站都站不上去,管深还说她会,她自己也不吭声,怪得了谁?”

    卞惊寒眸色如刀,瞥了管深一眼。

    管深更深地低了头,那一刻,想死的心都有了。

    想死的人又何止他一个?

    弦音亦是。

    没想到昨天才说的话,今天就这样赤咧咧穿帮了。

    大概是一直顾着跟卞惊书说话,压根忘了她的存在,卞惊寒一直未将她放开,大手就落在她的腰上,呈半揽半挟的状态。

    她动也不敢动,甚至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他知道她昨日撒谎骗他,一把捏死她。

    见气氛越来越冷凝,卞惊卓出了声:“好了,七弟也是一时兴起,无心为难,三哥护奴心切,同样可以理解,所幸球赛还未开始不是吗?也未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兄弟之间何须为这点小事闹得不愉快?”

    “是啊是啊,”八公主卞鸾当即附和,“还有啊,我说两位哥哥,我跟襄韵踩在高跷上脚都酸了,这球到底是打,还是不打啊?”

    李襄韵轻抿着唇未做声,目光一直盘旋在卞惊寒那儿,当然,也难免多看弦音几眼。

    卞惊书一脸不悦,未响。

    卞惊寒接了话:“打!怎么不打?既然七弟如此雅兴,那我就陪七弟玩一把。”

    话落,将左手手里的一包小笼包朝管深一扔,与此同时,右手也一把松开弦音。

    管深眼疾手快,将小笼包接住。

    弦音可没那么流弊,她压根毫无防备,原本就被他半揽半挟,受力在他臂上,如此一松,她都来不及站稳,直接摔在地上。

    弦音痛得闷哼一声,眼冒金星,头冒冷汗。

    更可气的是,卞惊寒只侧首淡漠地瞥了她一眼,然后躬身,却并不是扶她,而是捡起边上她的那一对高跷。

    那厢,卞惊书见此情景,当即就乐了:“哈,五哥说三哥护奴心切,我看也不过如此嘛,方才我让她守门,她还没摔跤呢,这在三哥手里咋就摔成这样?”

    “我自己的人,我怎么对她都成,别人,就不行!”字字清晰、掷地有声,卞惊寒将两根高跷朝地上一竖,身轻如燕,翩然踩上,“来吧!”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