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弦音汗。

    管深大叔,你还能回得更快一点吗?

    如此干脆笃定,看来,卞惊寒已经将自己踩高跷吓彩珠一事告诉了他,还真是主仆情深,信任得很呢。

    幸亏啊,幸亏你老人家还知道我有伤。

    然,没有幸亏,卞惊卓还未出声,卞惊书已先开了口:“没事,有伤就不要她跑了,站在那里守门即可。”

    弦音真心无语。

    这是什么神逻辑?

    虽然她不懂高脚球,不知道高脚球守门是怎样的?但是,既然是守,总归跟别的球守门大同小异吧?守门就不用跑了吗?守门就不要动了?

    所幸,管深已替她说了:“这丫头伤得不轻,守门怕是也会牵扯到的,要不,奴才再去给王爷找一家丁过来。”

    “找什么找啊?那就这样,这丫头在的那一队进一球,算两个,或者对方队进两球,才算一球,这样总公平吧。”卞惊书依旧坚持。

    说完,甚至不给管深再说话的机会,拍拍他的肩:“好了好了,你也知道的,高脚球进一球有多难,都两球算一球了,就算她站在那里不动,都不一定输。”

    管深微微拢了眉,也不好再说什么。

    毕竟卞惊卓一介太子也未说话,卞惊书又将话说到了那个份上,而且弦音又只是一个下人,他也是一个下人,实在不好再力争什么。

    心里其实早后悔了,后悔自己的快语。

    原本他是想着有伤总不至于强人所难,毕竟赏花会那日,这丫头伤成那样,大家是有目共睹的,竟忘了这七王爷根本就是一个混世小魔王。

    抱歉地看向弦音:“你量力而行,不行,就站在那里。”

    弦音真是欲哭无泪,关键是她压根不会高跷啊,站都不会站好吗?

    卞惊书已经在派发木质高跷脚,每人一对,另外每人一根球杆,然后就分人分场地。

    按照他说的规矩,弦音大概了解了,这高脚球应该是由马球演变而来的,反正是类似的,所不同的,马球是骑在马上玩,高脚球,是踩在高跷上玩。

    尼玛,真是城会玩。

    可是,她不会啊!

    见一个一个都上了高跷,包括卞鸾和那个叫襄韵的女子都稳稳地站了上去,弦音真是恨不得自己这个时候能晕过去。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只得硬着头皮上。

    高跷并不低,如果摔下来,对她一个重伤在身的人来说,绝对会要去半条命。

    只希望自己能好好地保持平衡,毕竟有跳舞的基础,而且个子小,容易把握重心。

    可事实是,太难了,真的太难了!

    上了几次没上去,好不容易上去了,只站了那么一瞬,就直直朝一边栽去。

    “啊!”她本能地惊叫。

    下意识地闭上眼睛,甚至都咬紧了牙关,然,预期的栽扑于地并没有来,身子在一瞬的落空之后,腰间蓦地一重,然后,她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有人揽着她飞快地旋了好几圈,稳稳落于地上。

    她睁开眼,恍如神砥的男人映入瞳中。

    她长睫轻颤。

    竟是卞惊寒!

    “让一个重伤的小孩子上阵守门,本王的三王府是没人了吗?”

    森冷的声音从喉咙深处出来,听得在场的所有人都心口一颤。

    当然,他问的是管深,他也是看着管深问的,眸光如同他的声音一样寒凉,脸上的线条绷得紧紧的,让原本就立体的五官更加的轮廓分明,也更加的冷硬。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