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惊寒走了好久,弦音才回过神。

    见桌上的蜜饯果脯、瓜子糕点被他那一掌震得到处都是,一片狼藉,弦音鼓着腮帮子,愤愤收拾。

    不需要我耍这些小聪明,那干吗早上在听雨轩的时候不揭穿我?

    直接揭穿我好了!

    继续包庇彩珠好了!

    反正皇帝给的三日之期已经过了两日也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要不给本王滚,要不,死!

    成天就死死死死死!

    哼!

    哼哼!

    弦音气得也一掌拍在桌上,一时激动忘了自己背上的伤,痛得她冷汗一冒、龇牙咧嘴。

    “啊啊啊,气死姐了!”

    **

    翌日清晨,按照惯例,弦音还是去了听雨轩,因为没有接到不用学识字的通知。

    可,让她意外的是,卞惊寒竟然不在,二楼一个人都没有。

    也不知卞惊寒是有事去忙了,还是因为彩珠的事在生气,她等了一会儿没等到人,便有些悻悻然地下了楼。

    刚出听雨轩的门,就看到院子里站着几个锦衣华服的男女。

    确切地说,是三男两女,太子卞惊卓、七王爷卞惊书、管深,女的貌似是八公主卞鸾,赏花会的时候她见过。

    只有一人她不识,也是一年轻女子,着一套杏色衣裙,虽料子看着也华贵,却明显素净许多,妆容发饰也很简单,却也因此显得格外清丽脱俗。

    几人在说话。

    “王爷外出了,几位要不先去前厅稍候。”管深陪着小心。

    “嗯,应该一会儿就会回来了,”说话的是那清丽女子,“早上的时候,我说很想吃长待弄一家早点铺的小笼包,我们小时候经常吃的,多年未去了,也不知还在不在?他恐下人找不到那家,便自己亲自去了。”

    “襄韵,三哥对你可真好,”八公主卞鸾笑着挽了她的胳膊,“我可从来没见三哥对哪个女人那么好过。”

    清丽女子顿时红了脸,嗔道:“公主莫要笑话我,那是因为我跟王爷很长时间未见了,他当我是客。”

    一个抬眸见卞惊卓和卞惊书背在背上的东西,清丽女子惊喜道:“太子殿下和七王爷可是去打高脚球?我都两年未打了,可能已经不会了。”

    卞惊书球瘾大得很,听她如此说,连忙建议道:“三哥这院子大,要不,我们来一把。”

    “一方至少三人,人不够。”卞惊卓温润出声。

    卞惊书便拉了管深:“加上他。”

    “那也还差一人。”

    卞惊书连忙四下环顾,正好看到弦音逃也似地往一旁的小路走,赶紧唤住:“你过来。”

    弦音虽心下一百二十个不愿,却也没有办法,只得硬着头皮上前。

    给几人见了礼。

    “会高跷吗?”卞惊卓问。

    弦音眼皮直跳。

    尼玛,所谓的高脚球,莫不就是踩在高跷上的打的?昨日刚拿高跷撒个谎,今日竟真的来了啊啊。

    想着反正卞惊寒不在场,刚想如实回,不会,管深已先她一步出了声:“回太子殿下,高跷虽然这丫头会的,但是她有伤在身。”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