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弦音微微抿了唇。

    果然骗不了这个男人!

    所幸她早有防备。

    略一沉吟,她抬起头,“不知王爷所说的‘她断不会做出如此失心疯的事’是指她今日反咬我一口之事,还是指那日陷害我落水一事?”

    “泼你狗血之事。”卞惊寒答。

    弦音汗了汗。

    当两个王爷的面,且在那般华贵的书房,这样泼,还说她是妖,的确有些疯狂。

    反正她已想好说辞。

    稍在心里做了些整理,她便开了口:“不错,是我故意引她自曝的。”

    “你如何知道是她?”卞惊寒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弦音眼波微闪,真诚回道:“我也并不确定是她,但是,我一直怀疑她,赏花会前日,我在厨房帮忙,我看到是她给王婶送的花童服,赏花会当日,也是她提出由我接替花童,最重要的,她平时对我恨之入骨。王爷不知道,那日在书房,我背上的衣服不是破了吗?躺地上,王爷用自己外袍给我盖住,她跟管家大人正好上来看到,王爷是没看到她当时的那个眼神,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了一般。所以,我怀疑是她,但是又没有证据,而且......”

    弦音顿了顿,抬眼瞅了瞅卞惊寒,才接着道:“而且,上次佩丫那件事明明是她所为,王爷却偏袒了她,此次我更不敢贸然行动,便想着利用人做贼心虚的心里吓一吓她,指不定她一害怕,就自吐真相了。”

    卞惊寒面色如常,并未因她说偏袒而有什么不悦,修长的手指随随拿起果盘里的一个苹果把玩。

    “如何吓?”问她。

    “影子,我故意趁她熄了灯,在她门外敲门,又不说话,然后......然后就踩上高跷,让自己的影子一下子变得高大,再又下来,让自己影子变小,吓她。”

    “踩高跷?”卞惊寒拿苹果的手微微一顿,扬目。

    弦音点头。

    黑曜般的凤目凝着她,眸色深邃如潭,偏生弦音又唯独读不出他的心里,也不知他在想什么,是信了还是不信,心里擂着小鼓。

    “那她说的那张纸呢?谁写的?”好一会儿,他又问。

    见那个问题终于过去,弦音暗暗松了一口气。

    “我请副将出府帮我买吃食的时候,顺便请人帮我代笔的,若王爷不信,可以将副将叫来一问。”

    卞惊寒嗤了一声:“小小年纪,七窍玲珑,计划周全、步步为营,将所有的说辞和证人都考虑得天衣无缝,是么。”

    见他声音略沉,面部线条轮廓也明显冷硬了几分,弦音低了头,不做声。

    “早上本王已说过,垫脚石底下被人掏空,这条消息是严密封锁了的,你如何知道?”

    “我并不知,”弦音摇头否认,“我的那张纸上也并未写这个,是彩珠她一时情急自己说出来的,纸还在我身上的,王爷可以看的。”

    边说,边自袖中掏出那张纸,双手递上。

    卞惊寒只垂目扫了一眼,并未接,大概是知道,既然她敢拿出来给他看,自然就是如她所说。

    “所以,关于时辰你们也是商量好了的,让她们给你做戌时不在场的证明?”

    “不是不是,”将纸张收回,弦音连忙否认,“她们并未做伪证,此事跟她们无关,她们也只是被我骗了而已,我见她们两人的房间没有时漏,我的房间里有,而且时漏的沙是铁砂,便事先调到了亥时,用吸铁石吸住,其实当时还是戌时,是我误导她们已经到亥时了,她们便回房休息了。”

    见卞惊寒眸光凝落在她的脸上,薄唇越抿越紧,弦音说完,赶紧识趣地垂下小脑袋。

    良久的静谧。

    忽然“嘭”的一声,卞惊寒一掌拍在桌上,起身站起。

    弦音吓了一大跳,本能地后退了一步。

    “本王最后一次警告你,王府的事本王自会去查、自会处理,不需要你耍这些小聪明!若再有下次,要不给本王滚,要不,死!”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