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都朝彩珠看过来,包括正在看纸上内容的卞惊寒、卞惊澜兄弟二人。

    “都是她强迫的,强迫奴婢的,奴婢是万不得已才不得不摁的!她是妖!这丫头是一只妖!”就像是生怕被弦音抢了先一样,彩珠边指着她,边急急申辩。

    几人都震住。

    纷纷看了看弦音,又再看向彩珠。

    妖?

    管深一脸莫名,卞惊澜满眼疑惑,就连卞惊寒都微微敛了眼波,蕴上一抹探究。

    弦音更是一脸无辜懵懂,“彩珠姐姐......”

    话刚出口,就被彩珠急急打断:“王爷是见过奴婢的字的,奴婢曾经写过字给王爷看的,这张纸上根本就不是奴婢的笔迹,不是奴婢写的,是她,是这个妖女故意诬陷奴婢的,奴婢没有给王婶的孙女花童服荼毒,也没有做将垫脚石下方的泥土掏空的事,奴婢都没有做.....”

    管深跟卞惊澜听得一脸懵逼。

    “彩珠......”管深皱眉上前,刚准备说话,就被卞惊寒微微扬袖给止了。

    见卞惊寒如此动作,却又久不做声,彩珠有些急了,苍白着脸问:“王爷是不是不信?奴婢就知道王爷会不信,所以一早就出府去买了这个,奴婢现在就证明给王爷看。”

    边说,边快速从地上爬起。

    就像生怕弦音会防范避开一样,她也未等卞惊寒首肯,就径直掀开手里小木桶的盖子,猛地朝弦音身上泼去,动作快得惊人。

    “哗啦”一声,一桶深红的血水兜头淋下,弦音顿时变成了一个浑身湿透的血人。

    而她脚下,华贵的柚木地板也瞬间被污了大片。

    世界有那么一刻的静止。

    弦音傻住,其余三人傻眼。

    只有彩珠放下手中的小木桶,嘴角噙着一抹势在必得的冷笑,继续说话:“狗血泼死你,看你这死妖精还不现形!”

    卞惊寒:“......”

    卞惊澜:“......”

    管深:“......”

    弦音抬起小手抹了一把脸上腥气浓郁的血水,侧首佝偻着身子干呕了几口,然后红着眼睛喘息地问向彩珠:“你......你到底什么意思?”

    彩珠嘴角的笑意也僵了。

    怎么还没变?

    不是都说狗血能让妖魔鬼怪现形的吗?

    怎么还没现形?

    见卞惊寒微微拧了眉,管深连忙上前,冷声喝彩珠:“你发什么疯?”

    彩珠自是不甘心,扑通一声再次跪到地上:“肯定是狗血不够多,或者.....或者她的法力太强了,王爷一定要相信奴婢,她真的是妖,她肯定是妖,昨夜,昨夜......昨夜奴婢亲眼看到她变身,一会儿变大,一会儿变小,而且她跟奴婢亲口承认的,她说她自己是妖,她还说,她之所以受那么重的伤不死,也是因为她是妖,根本死不了,还有......还有,她说,她才进王府一月时间,就深得老将军的喜爱和......和王爷的另眼相待,也是因为她是妖,妖对付男人有的是手段,老将军跟王爷是被她迷住了......”

    彩珠的话未说完,就被“啪”的一声打断,是卞惊寒实在听不下去了,将手里的那张纸,重重拍在桌案上的声音。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