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珠闻言,哪敢再动?

    煞白着脸,张嘴喘息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开口:“你......你到底想要怎样?”

    “只要你乖乖听话,我自是不会为难你。”弦音再次指指桌子,示意她坐过去。

    “你要我做什么?”

    弦音自袖子里掏出一张纸抖开,铺于桌上,“在这上面摁个指印。”

    彩珠有些意外,小心戒备地缓步上前,垂眸看向那张纸。

    白纸黑字入眼,上面以她自述的口气写着,是她故意给王婶的孙女花童服上荼的毒,在香炉前的垫脚石上做了手脚,一手促成的坠湖事件,落款,彩珠。

    彩珠看向弦音,心情是复杂的。

    有惧怕、有慌乱、有抵触、有不甘,还有疑惑。

    刚想着既然对方是妖,又何必拿这种东西让她画押,直接用法力变个她的画押不就可以了,对方已悠然开口。

    “你应该知道,以我的法力根本无需做这些,直接就可以变出无数个证据来,治你于死地,但是,度一个坏人,让其自己承认自己犯的过错,也是我们修行的一课,每成功度一人,我们修行便可提高一层。”

    彩珠没做声,又怔怔看了她一会儿,再次转眸看向那张纸:“那你会将它交给王爷吗?”

    “当然,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出你真正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而我功力才会增加。”

    弦音说得一本正经。

    彩珠苍白着脸摇头,“那我还不是得死。”

    “那可未必,上次你陷害佩丫,你不是也亲口承认了自己的罪行,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毕竟,你是皇上的人。另外,你只是害我落水,并非水下对我行凶之人,你说,我一个妖,怎么可能会被人伤成这样,自然是将计就计,故意让其伤的,我也自然知道对方是谁,放心,我同样会揪出此人,那么,你的罪责就会减轻,不是吗?”

    彩珠不说话了,心里在犹豫,当然,也在大动,各番计较,百折千回。

    而这一切心思又都被弦音尽收眼底。

    唇角冷冷勾了勾,果然是个阴险狡诈的女人,不过,正好,正合她意。

    彩珠走去梳妆台,拿出一盒胭脂,打开,手指在上面蹭了些红色,便走回到桌边,在那张纸上按下指纹。

    “好了,都已戌时末了,早点睡吧。”弦音拿起纸张折了折拢进袖中,也未多做停留,拾步便往外走。

    彩珠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迈过门槛走了出去,看着她走进幽幽夜色,看着她走着走着,忽然又变成了大人,再然后又变回孩童......

    虽已有心里准备,虽只是一个背影,彩珠还是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

    彩珠一.夜无眠,很早就起了,出府买了要买的东西,回来听素芳说那丫头跟卞惊寒在听雨轩,便提了那东西直奔听雨轩。

    顺着楼梯上了二楼,便看到不仅卞惊寒跟那丫头在,十一王爷卞惊澜和管深也在。

    卞惊寒坐在书桌前,手里拿着一张纸在看,卞惊澜站在他身后,也倾身凑在一起在看,那丫头就站旁边。

    纸?

    彩珠瞳孔一敛,快步奔上前去,扑通一声跪下:“王爷,那上面写的都不是事实,请王爷不要相信,都是她!都是她逼奴婢摁的。”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