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到底想做什么?”虽极力控制,彩珠发现依旧难掩自己声音的颤抖。

    弦音回得也爽快:“来跟彩珠姐姐摊牌呀。”

    边说,边用手指敲了敲对面的桌面,示意彩珠去坐。

    彩珠自是不愿前去,几分警惕、几分慌乱地看着她:“摊什么牌?”

    弦音挑了挑眉,也没执意,将手收回,站了起来,“彩珠姐姐,实话跟你说了吧,不仅你想什么我都知道,就连你打算做什么,以及曾经做过什么,我也统统知道。”

    彩珠眼底的慌乱更甚,没有血色的脸又白了几分:“跟我......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弦音笑,缓步朝她走近几分:“就是想告诉彩珠姐姐,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何况......”

    弦音顿住,彩珠不耐:“何况什么?”

    “何况我还不是人,又岂有不知之理?”

    彩珠再次脚下一软,幸亏手扶着门闩还没放,才不至于跌倒。

    好一会儿,彩珠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不是人是什么?”

    “彩珠姐姐觉得呢?”弦音再次璀然一笑,在离彩珠还有两三步远的地方站定,看着她。

    彩珠没做声,觉得呼吸都有些不顺畅起来。

    鬼吗?

    不可能!鬼是没有影子的,就算可大可小,她也是有影子的!

    “对,彩珠姐姐想得对,我当然不是鬼!”

    彩珠闻言,吓得脚下一踉,后退了两步,退靠在门板上,惊惧地看着她。

    这丫头,这丫头竟然再次准确无误地说出了她心中所想。

    “那你......那你......”

    弦音对她的反应非常满意,笑道:“自然就是妖咯。不然,彩珠姐姐觉得,一个刚刚进府的人,是如何知道佩丫是无辜的,真正进王爷内室的人是你?又是如何知道,我的坠湖都是你一人促成,给王婶孙女衣服抹毒,对香炉前的垫脚石做手脚?”

    彩珠完全站立不住,整个身子都靠在门板上,睁着大大的眸子,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胸口起伏了一会儿,哑声嘶吼:“你胡说!”

    “胡说?”弦音也不急,不紧不慢道:“看来彩珠姐姐对我的法力还有所怀疑呢,其实只要彩珠姐姐想一想,就不难发现,我坠湖淹不死、被刺那么重也不死,当真是我命大吗?入府才短短数日,便能讨冯老将军欢心,还能得三王爷那样的男人另眼相待,当真是我命好吗?错,我既非命大,也非命好,而是我根本死不了,而对付男人,你知道的,我们妖,有的是手段。”

    见彩珠已明显被自己唬住,弦音又适时道:“那要不,我再展示展示法力?比如,让我猜猜看,彩珠姐姐平素都将钱放在哪里?”

    彩珠睫毛颤抖,没做声。

    弦音凝着她的眼睛少顷,转身走到床榻边上,蹲下身,伸手在床板下面摸索了一会儿,便掏出一个大布包,朝她晃了晃,丢在床榻上。

    彩珠胸口更加起伏起来。

    “还要吗?要不,我再说说看,自入三王府以来,彩珠姐姐害死了几个婢女下人?”

    彩珠紧紧贴在门板上,喘息地看着她。

    慌乱之中,本能地去想自己都害过哪些人?

    “紫苏、月牙......”一个一个名字自弦音口中缓缓逸出,“晴霞,还有......”

    “够了!”彩珠崩溃嘶吼。

    就像是被什么东西裹得死紧,呼吸都呼吸不过来,彩珠喘息更甚,一双眸子被恐惧填满。

    下意识地就想逃,却是被弦音一眼看破,当即厉声道:“胆敢跑一步,我立刻要了你的小命!”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