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珠一怔:“谁?”

    敲门声戛然止了,却没人做声。

    彩珠莫名就紧了呼吸,凝眸朝门口望。

    因为烛火被灭,屋里一团漆黑,外面正好有月光,所以,从屋里看过去,便能清楚地看到映在门纸上的人影。

    “谁啊?”她又问了一遍。

    门口那人依旧不回答。

    以为是哪个婢女跟她开玩笑,彩珠有些不悦:“深更半夜的,做什么故弄玄虚?”

    边说,边准备拾步去开门,蓦地看到外面的身影骤然变小了,她眼皮一跳,滞住脚。

    以为自己看错了,揉揉眼,发现的的确确就是小了,而且,还不是蹲下去、伏下去的那种小,就是人变小了。

    更让她惊悚的是,就在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时,对方又忽然变大了,变成了最开始的身量大小。

    然后,然后,然后,再度变小。

    她脚下一软,睁着大大的眸子,难以置信地看着那影子,一张脸早已吓得白如宣纸。

    “咚咚。”对方又抬手敲门。

    彩珠本能地就想张嘴喊人,却又蓦地想起自己的这间厢房偏僻,离最近住人的厢房还有好长的距离,喊人未必听得到,反而激怒对方就完了。

    当初为了图清净自己要的这间,此刻真是后悔都来不及。

    对,掌灯!

    “你……到底是谁?不说,我……我就不开门。”

    强自镇定,她边说,边赶紧摸索着在桌上找火折子,摸了好一会儿终于找到,然后因为紧张手抖,点了好几次才总算将烛火点着。

    屋里一下子亮堂起来,一颗心稍稍安定了几分。

    敲门声没了。

    似乎人影也不在了。

    她蹑手蹑脚走到门后边看了看,好像真的不在了。

    微微松了一口气,她转身往回走,身后又骤然传来敲门声,与此同时,也传来脆甜甜的人声:“彩珠姐姐。”

    彩珠眸光一顿。

    死丫头?

    死丫头这个时候来找她做什么?

    本想说自己已经睡下了,可又想对方这么晚了找来必定有事,莫不是跟其落水有关?

    心中计较了一番,她终是走过去开了门。

    果然是那丫头!

    站在门口,背对着月光,朝她笑,笑得她心里突然又开始发瘆。

    “有事吗?”

    有些后悔开门,正准备说“有事明天早上再说”,对方已经小身板一矮,从她臂下钻过径直进了屋。

    走进烛火的光亮中,彩珠这才发现她身上穿着一件很不合身、明显偏大不少的婢女服。

    想来是上屋抽梯或者笑里藏刀的。

    “你的衣服呢?不是每人发了好几套吗?”彩珠问她。

    “我的衣服不行,”弦音漫不经心地环顾了一圈屋内,走到桌边堪堪坐下,“不适合变身。”

    彩珠呼吸一滞,差点以为自己听错。

    “什……什么意思?”

    依旧站在门里的位置没动,她门都不敢关了。

    变身?所以方才那影子……

    “彩珠姐姐,你想什么,我都知道,你此刻是不是在想,站在门口,等会儿有什么事方便跑?”

    弦音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彩珠脸色都白了,却强自让自己镇定,冷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做什么要跑?已经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我要睡了。”

    府卫呢?府卫在哪里?

    弦音不为所动,没起身,声音继续。

    “别想着巡逻的府卫会经过这里,这个时辰,都在前面呢。”

    彩珠这次是连嘴唇都白了。

    她就想了那么一下,她竟然……竟然也知道。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