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过晚膳,弦音便唤了上屋抽梯和笑里藏刀来房里唠嗑。

    看到桌上琳琅满目的吃食,有果脯蜜饯、有瓜子松仁、还有水果糕点,两人眼睛都亮了。

    “哇,借魂,哪里弄来这么多好吃的?”

    “这还用问,肯定是王爷赏赐的呀。”

    “他?”弦音呲牙“嘁”了一声,“他有那么大方?再说了,我将花童祈福搞砸了,没惩罚我就不错了,还赏赐,想得美。”

    “那哪里来的?”

    “我给银子给副将,让他出府帮我买的。”

    “你自己花银子买的?”两人甚是惊讶。

    “是啊,”弦音点头,边说,边拉了两人围桌坐下,“我入三王府时间并不长,却是受伤不断,一直都是麻烦你们在照顾我,所以,今日得了些银两,便想着买些吃食感谢感谢你们。”

    两人搞得有些难为情了。

    “难得你小小年纪,就懂得如此感恩,其实,我们也只是举手之劳,都是下人,谁没个小病小痛的,互相帮衬是应该。”

    “就是就是,若伤的是我们,你也会照顾我们不是。”

    “嗯,”弦音笑着点头,指了指桌上,“吃吧,放开肚子吃。”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这个好吃。”

    “我喜欢蜜饯。”

    三人边吃边聊,开心惬意得很。

    “对了,借魂,方才你说今日得了些银两,如何得的?三王府发月钱的日子不是还没到吗?”

    弦音磕着瓜子,一粒接一粒,咔擦咔擦的,“就是今日不是去医馆换药吗?然后碰到一神经病,就是疯傻之人,他认错人了,不知将我认成了谁,硬塞给我一些银子。”

    “还有这等好事?”

    “是啊,这么好的事怎么不落在我头上?”

    “看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句话是真的,借魂的后福来了。”

    “那我是不是也要先去大难一下,才能碰到这样的事?”

    “算了吧,别一大难就呜呼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哈哈,你这个乌鸦嘴。”

    三人相谈甚欢。

    聊得火热,时间过得也快,弦音一个回头,看到墙边的时漏,吃惊地“呀”了一声:“竟然已经到亥时了。”

    两人闻言,也齐齐看向时漏,同样惊觉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太快。

    “这么晚了,明日还要早起呢,回房睡吧。”

    “嗯,借魂,你大伤未愈,更要好好休息,也早点睡。”

    “好。”

    送走二人,弦音关了房门,靠着门板默了片刻,便快步走向衣橱,开门,将里面最底下的一套婢女服拿了出来。

    **

    另一处厢房,彩珠坐在灯下提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噜咕噜猛喝了几口,一颗心乱作一团。

    皇帝给卞惊寒三日时间彻查那臭丫头落水一事,听说已经查出垫脚石被人做过了手脚。

    她不知道能不能查到她,虽然她觉得自己应该没有留下什么把柄,但是,毕竟做贼心虚,心里还是紧张得厉害。

    那臭丫头也真是命大,不仅没被淹死,而且,都被人一刀刺成那样了,竟然还能活过来。想想自己也是倒霉,她只是给垫脚石做了手脚而已啊,行凶的凶手跟她无关啊,可是,一旦查到她,她怕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这让她怎么能不慌?

    侧首看了看桌边的时漏,她坐了那么久,竟然还是戌时。

    心中的那块石头不落地,真是度日如年啊。

    吹灭了烛火,她起身准备上榻睡觉,却蓦地听到细碎的敲门声传来。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