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深走到门口便看到这样的情景,一下子不知道该进,还是不该进了。

    见小丫头已经看到了自己,且对方还只是一个孩子,就算搂搂抱抱,也算不上什么男女大防,便举步走了进去。

    “咳咳,”禀报之前却还是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王爷。”

    卞惊寒垂目瞥了一眼弦音抓着他臂腕的手,大掌松了她的后腰,转身看向管深:“怎样?”

    “属下无能,让对方跑了。”

    弦音轻嗤:“跑了才正常。”

    话落,见管深愕然抬头看着她,就连卞惊寒也侧首瞥向她,这才意识过来,自己怎么就脱口而出了?

    遂指了指窗口,“方才他离开之时,那般快如闪电,定然身手不凡,跑了难道不正常吗?”

    如此一反问,倒搞得主仆二人有些哑口。

    两人对视了一眼,卞惊寒先出了声:“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一定要给本王继续追查,看到底是何许人?另外,箱子放湖底已经不安全了,得重新找个地方。”

    管深颔首领命:“是!”

    弦音没做声,说实在的,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她只服这主仆二人。

    如此装模作样地唱双簧,她都替他们累得慌。

    “回府吧。”卞惊寒侧首,是跟弦音说的。

    弦音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一个抬眸便看到管深目光落在她抓着卞惊寒的手臂上,与此同时,她也读到了一条心里。

    ———王爷那里受了伤,竟被那丫头这般抓着......

    弦音心念一动。

    受了伤是吗?

    五指一收,她更紧地抓住了他,一只手还不够,她两只手上。

    一双手紧紧攥着卞惊寒的腕,她皱眉微微喘息道:“我背上的伤口好痛,能不能.....能不能借王爷的手臂扶一下?”

    卞惊寒黑眸微动,还未出声,管深已先开了口:“我来搀你吧。”

    说完,便大步过来。

    弦音自是不让,紧紧攥着卞惊寒的手臂不放,头摇得就像是拨浪鼓一样:“你连个神经病都抓不住,我不要你扶!”

    管深:“......”

    卞惊寒:“......”

    两人无语,弦音心里其实也是汗哒哒。

    一时想不到好的理由,情急之下,只好使性子耍无赖了。

    反正她还是个孩子,耍点无赖是天性,反正他们刚刚如此试探捉弄了她一番,她表现良好,而他们的良心大概、也许、可能会有那么一点点容忍吧......

    管深担忧地看向卞惊寒,正准备直接说他手臂上的伤,卞惊寒已先一步淡声逸出四字:“无碍,走吧。”

    管深便不好再提。

    弦音心里就乐了,其实吧,有伤就说有伤嘛,说出来她就不好故意攥了,偏生这男人又傲娇又装.逼,那便受着吧。

    边缓缓走着,边暗暗使力于十指上,几乎将自己整个身子的重量都依附在了他的这只手臂上,弦音顿时觉得憋在心里的那股气总算顺了不少。

    痛不痛?定然是痛的。

    而且想想,自己还白白得了一袋银子不是。

    所以,以后,只要不牵扯人身安全的,类似这种的试探来得更猛烈些吧!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